故人相别

爱生活,爱all叶\(^o^)/

[翔叶]多了一只宠物的日子

脱水仙人球:

1.




孙翔在回嘉世的路上捡到一只受伤的白狐狸。




他其实一开始没认出这是狐狸,还以为是条国外品种的狗。




当时那毛茸茸的小动物全身脏兮兮的蜷缩在路旁的草丛里,被雪和泥弄得狼狈不堪的皮毛里能清晰地看到一道狰狞的伤口。




“不关我的事。”根本没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的孙翔想。




是的,他是一个如此冷酷的孙翔。小动物什么的应该是小女生的最爱,和他这样的酷哥有一毛钱干系吗?




可是,已经走出好远后,孙翔越走就觉得心里越烦躁,脑子里不受控制地想象着那狐狸死去的惨状。恐怖的画面越来越多,他忍不住停了下来,磨磨蹭蹭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急匆匆地跑了回去,扒着草丛找了半天,总算找到了这只像狗的狐狸,把它用外套包起来揣到了怀里。




算这家伙运气好,孙翔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怀里的小动物,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把它往怀里拢了拢,叫了一辆去兽医院的出租车。




2.




在兽医那里洗过澡看过伤打了疫苗之后,孙翔抱着这小东西回了家。




它一直闭着眼睛,不断发出细微的呼噜声。




孙翔嫌弃地看了它一眼,从衣柜里扒出一些旧床单旧衣服什么的,给它勉强造了个柔软的窝。孙翔把这狐狸给放到窝里,擦了把汗,又抬头看了看表,这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




今天的练习是做不了了,可明天还有比赛。




“都怪你!”他骂着这只狐狸。




被骂的狐狸闭着眼,睡得无知无觉。




孙翔就突然觉得有点泄气。




3.




叶修醒过来,发现自己并没有蜷在冰冷的草丛中。




身下是床单和衣服堆出来的窝,还挺暖和。它抬抬头,发现屋里的摆设居然还有点眼熟。




“这是哪?”他有点迷茫地想。




他转转头,突然看到床上的孙翔,叶修这才恍然,难怪他看着眼熟,这不就是他在嘉世时的职业选手宿舍么。




不过现在这间屋子已经是属于孙翔的了。




叶修抖抖毛,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妥善地清理治疗过了,之前沾着泥土的皮毛现在也是干净又蓬松的样子。




他轻轻跳到自己以前熟的不能再熟的床上,看了看还在睡的孙翔。这小孩儿以前给他的印象就是莽撞,团队意识不足,努力但是还太生嫩,但现在好像发现了不一样的一面。




对小动物还挺有爱心的。




不管怎么说,孙翔的这个特点好歹救了他一命。叶修卧在孙翔旁边,抬起头在他脸上嗅了嗅,一股困意就涌了上来。




伤还没好透的时候真的很容易累……




再次陷入睡眠前,叶修迷迷糊糊地想。




4.




孙翔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时就感觉到自己搂着一团温热的东西。




他猛地睁开眼,刚好和一双湿漉漉的黑色眼睛四目相对。




“……你醒了。”




他对着狐狸说。




狐狸吱吱叫了一声,在他面前竖起爪子,好像在空中画着什么。




孙翔皱着眉头,狐疑地思索片刻,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




“狐仙报恩?!”




叶修黑线,这傻小子,满脑子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轻盈地跳跃起来,熟门熟路地窜到书桌的位置,一爪子把一瓶墨水挥到地上。狐狸小心翼翼避开墨水瓶的碎片,然后蘸着墨水歪歪扭扭地写道:




我是叶秋。




孙翔的嘴巴张得更大了。




“你你你你是叶秋?!”他惊叫,“难怪你能拿三连冠,原来你是个妖怪!”他又想到现在自己取代了这个妖怪的位置,不由有些惊恐,他退到门边,一只手紧紧握着把手,看起来似乎随时都要落荒而逃了。




看他这没出息的样子,叶修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又蘸了点墨水接着写道:




别想那么多。我是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了狐狸。在我找到变回去的办法之前,就麻烦你照顾我了。




孙翔把他写的每一个字都念了一遍之后,看起来稍微有些放心了。他突然又想到什么,紧张兮兮道:“那你家人呢?他们怎么办?”




叶修顿了顿,有些迟疑地写:




他们……其实跟我很多年不联络了。不过我弟弟可以靠QQ联系上,放心吧,他们不是问题。




孙翔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些什么,再看叶修的感觉又不一样了。




最开始知道这个人的时候只是听说他是百战百胜的斗神,后来自己出道,这人的状态却已经江河日下,直到完全撑不起斗神的名号。他签约嘉世,把叶秋赶走,这一切本来应该让他十分兴奋,可事实却是他心里老是空落落的……




他觉得叶秋真惨。和家人关系不好,年纪大了,俱乐部也不要他了,现在居然还变成了一只狐狸。




想到这里,孙翔别扭地转过脸,闷闷地哦了一声。




他心里决定对叶秋好一点。




就当,就当是他抢走一叶之秋的补偿好了!




叶修欣慰地点点头,最后又写:




给我一台电脑。我需要上QQ跟沐橙联系一下。




孙翔不明所以:“你不告诉她你的情况吗?”




狐狸在地板上写道:




不用了,我在网上给她报个平安就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变回来了,省得她操心。




孙翔心里的感觉怪怪的。




这对搭档……感情还真好啊。




5.




因为第一天叶修疯狂的地板写字行为,孙翔在打完比赛回来后偷偷拖地拖了很久,还要帮叶修洗爪子,简直要累瘫了。




“辛苦了。”狐狸很没有诚意地跟他打字。




“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孙翔有气无力地说。




“年轻人,有点干劲,未来整个世界都是你们的!看我,虽然比你老这么多,但还是很有精力的。”狐狸鼓励道。




“你什么都不用干当然很轻松!”孙翔愤愤不平,“你知道从保洁阿姨那里偷到拖把再偷偷放回去是多么难的事吗?一路上我都怕撞到人!”




“我不都告诉你最短逃跑路线了嘛。”




“那也很可怕!幸好没人看见,要不然他们以为我有什么怪癖怎么办!”




狐狸沉思片刻,然后在键盘上郑重敲击:“那你就在联盟出名了。”




孙翔觉得自己喉咙里哽了一口血,他抓狂大喊:“叶秋你个混蛋!我这都是谁害的啊!”




“是你那颗水晶般善良的心啊少年。”叶修打完字,还扭过狐狸头把爪子放在嘴边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又啪啪啪打起字来,“声音小点,如果不想让别人听见你在屋里大吼叶秋的名字的话。”




孙翔真的要被气死了。他才和叶秋相处了不到一周就觉得自己已经快心力交瘁了,真不知道嘉世上下怎么忍了这个人这么多年。




“我真的很想打死你。”孙翔看了在电脑前优哉游哉的狐狸片刻,冷冷地说。




狐狸惊恐地看了他一眼,打字道:“冷静点,你要想想你面前的不是一只动物而是个大活人。而且杀人是犯法的,你可是联盟璀璨的新星,自毁前途非常不可取。”




孙翔泄气:“我打不死你,放句狠话还不行吗?”




6.




在孙翔还呆在训练营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叶秋了。




或者可以说,但凡玩荣耀的,几乎就没人没听说过叶秋这个名字。




因为叶秋的不露面,他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都是神秘强大的代称,虽然后来嘉世的成绩让孙翔对这个人产生了不屑的情绪,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曾经暗自幻想过这个男人可能的样子。




但不论当时幻想的形象是怎样的,都一定和现在他认识的这个叶秋毫无半分相似——




什么神秘什么强大,都是狗屁,他明明就是一只又懒说话又气人还有网瘾的死狐狸!




“谢谢了啊。”被孙翔在心里诅咒了不知道多少遍的主角三两下就灵活地蹦到桌子上,有滋有味地吃起孙翔给他带的午饭来。他毛茸茸的大尾巴在身后惬意地一甩一甩,看起来心情非常不错。




——当然不错了,天天有吃有喝还有游戏玩,皮毛都吃得油光水滑的!孙翔腹诽。




他愤愤地打开自己的电脑,刷卡登录荣耀,开始做起了日常练习。叶修吃完自己的午饭后,看见孙翔在做训练,也十分感兴趣地凑过来旁观。




狐狸的爪子是不太好操作鼠标的,在叶修不小心划坏了三个鼠标后,他十分遗憾地得出了这个结论。因此,他就只能靠键盘进行有限的操作,不过像他这样的顶级大神,即使是有限的操作,也远远要甩普通玩家不知道多少条街去。




孙翔的手很稳,就算旁边有个狐狸在认真地观看,也没有影响到他半分。毕竟是职业选手,又是顶尖的天才,这点心理素质再没有可就不像话了。




当孙翔完美地以相当短的时间完成了一遍练习项目后,他有些得意地转头看看狐狸,好像在炫耀他的操作和手速。谁知道狐狸一下子就跳到狐狸专用的另一台电脑旁边,噼里啪啦开始打字。




孙翔凑过去看,发现全部都是一些他训练中出现的漏洞和欠缺。 它们并不起眼,而且稍纵即逝,这个家伙居然能准确地全部捕捉到,甚至连他训练里哪一些操作是每次都能完成的,哪一些是撞运气撞出来的都写得清清楚楚。




他脸上依然别扭,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这个曾经带领嘉世拿到三连冠的男人,真的有他的过人之处。




“喂,”他不甘心地说:“算你说的还有几分道理。”




“不止几分吧。”叶修打字说,“我觉得我写得十分有道理。”




“你别太嚣张了!”孙翔瞪他,“我承认你是很厉害,看到了很多我之前没注意到的地方,但这只是经验的差距,我发誓,我一定会很快就超过你的!”




年轻人的脸上带着又青涩又有拼劲的自信,叶修看着这样的孙翔,突然觉得把一叶之秋交给这个人,好像也不坏的样子。




他笑笑,“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7.




在那之后,孙翔经常会在自己屋里做练习。嘉世其他人刚开始十分不明所以,但看到孙翔在某些地方如开了窍般的突飞猛进之后,纷纷猜测他是不是在自己屋里搞什么秘密特训。




孙翔有时候听到了他们的猜测,但也没办法解释。让他怎么说呢?你们的前队长叶秋每天都在对我进行一对一的指导?




不过这个家伙真的很厉害,荣耀教科书的称号果然名不虚传。




孙翔越和这个人相处,就越为他的深不可测而感到震撼——不止战斗法师,叶秋居然能轻松使用任何职业的账号卡和他对战,而且不论他操纵哪个角色,全都是顶尖的职业级水平。这等于孙翔突然拥有了和所有职业的大神拆招对练的机会,加上荣耀教科书精细又全面的指点,没有进步才是怪事。




不过他这样的惊人表现也让孙翔的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这样的人,这样的发挥,这样的水平,真的有必要因为什么状态下滑而选择退役吗?




他虽然没有深想,但到底在心里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而在叶修会说话之后,他指点起孙翔就更方便了。托了他爱说实话的福,本来对垃圾话抗性就弱的孙翔碰上他这样的垃圾话祖宗,总是会被气个半死。




这也算痛并快乐着吧,虽然孙翔本人是坚决不会承认的。




在这些交锋中,他往往只能在被戳中痛脚之后无意义地发泄着并不能吓到谁的怒火:




“你这个家伙简直从头到尾巴都是缺点!我都不敢相信世上居然会有这样的人!所以变成狐狸就是你的报应吧叶秋!”




然后不痛不痒的狐狸甩甩尾巴,给了恼得像个大气球一样的孙翔一个属于王者的蔑视眼神。




8.




不过关于叶修突然学会说话这件事,应该要归结自一场意外。




这天叶修狐狸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却突然被孙翔一把拎了起来。




“叶秋!”孙翔吼,“你还记不记得你昨天给我讲的那个操作技巧?”




叶修耷拉着眼皮,十分茫然地扭过头去,这时孙翔正把他拎到自己面前,随着这一扭头,狐狸尖长的吻部恰好和孙翔正说着什么的嘴重叠到了一起。




静默几秒。




孙翔像被烫了尾巴一样猛地把叶修扔到了床上。他惊恐地捂住嘴,双眼不可置信地瞪大,一脸天崩地裂的表情。




“你力气干嘛这么大,对老人家要温柔一点啊。”狐狸在床上挣扎了半天,从一堆被子里露出头说。




刚说完,叶修自己也惊讶了,他不可思议地喃喃道:“咦?我会说话了?”




而刚失去了初吻的孙翔还没从这个打击中回过神来,马上又陷入了另一个打击里。




“狐狸、狐狸会说话!”他的表情看起来几乎马上就要落荒而逃了。




“我以为你对于我其实是个人这件事已经接受很久了?”叶修不解,“所以现在在鬼叫什么啊你。”




“你不懂!看到狐狸打字和听到狐狸说话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孙翔嗷嗷哀嚎着。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我突然就会说话了?”叶修还在思考,“刚刚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吗?”




他想了想,好像除了和孙翔亲了一口之外,就没别的了。




“原来亲你还有这样的效果啊?”他盯着孙翔,直勾勾的,把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盯得浑身冒汗。




“干,干什么?”孙翔双手护胸,“我是不会随便给你亲的!就算你是个狐狸也不行!”




“其实我就是想再试试,不过看你这么抵触的话那就算了。”叶修对他的抗拒表示理解,“不过你这个姿势真的好娘啊,像个小姑娘似的。”




“谁、谁像小姑娘了?叶秋你给我说清楚!”




“嗤,谁刚刚捂胸口说的就是谁。”




“你才像姑娘!天天吃饭那么秀气,睡觉时连个姿势都不换的!”




“抱歉你要是说我像个狐狸我可能更同意一点,孙妹子。”




“叶姑娘!”




“孙妹子!”




“叶姑娘!”




“孙妹子!”




“……”




“……”




一人一狐狸面面相觑,然后都哈哈笑了起来。




“所以,”笑了半天的叶修雪白的毛一抖一抖,“你最开始是为了什么才把我拎起来?”




“我也不记得了。”孙翔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说。




“不过我要谢谢你啊,孙妹子。”叶修真心实意道:“你不知道不能说话有多憋屈。”




“不客气,叶姑娘。”孙翔不甘示弱地回击,“我只是做了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9.




虽然当时把这件事揭过了,但叶修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点在意。




为什么亲了一口就可以说话了呢?




他开始在网上搜索一些人变成狐狸,狐狸和人接吻后突然能说话了之类的资料。




搜索结果中,“狐妖”、“狐仙”、“吸取阳气”之类的词出现的频率是最高的。




狐狸叶修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叹了口气。




孙翔是个好孩子,把他从草丛里救回来,带他去兽医那里治疗伤口,现在又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偷偷把他养在宿舍里。




可是他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耽搁了。




这么想着,叶修悄悄凑近熟睡的孙翔,尖长的吻轻轻和孙翔睡着后有些干的嘴唇碰在了一起。




好像的确有什么东西被传递了进来……叶修眨眨眼,又伸出粉红的舌头在孙翔嘴上舔了舔,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那股温暖的气息似乎更浓郁了。




被温暖包围的叶修有些困倦,眼皮也越来越沉重,他最后看了熟睡的孙翔一眼,终于抵抗不了睡意的侵袭,保持着这个姿势睡了过去。




10.




孙翔如以前任何一个普通的早晨那样醒来。




然后被眼前完全不普通的情景吓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他揉揉眼睛,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发现眼前的一切并没有丝毫改变,这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梦里。




所以,这是真的?




孙翔情不自禁伸出手,狠狠摇了摇躺在自己身边的那个长着狐狸尾巴和耳朵的裸男,因为激动,他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颤抖。




“叶秋!叶秋!你给我醒一醒!你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




“唔……”被他不停摇着的青年——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少年,因为这张脸怎么看都不到二十岁——终于缓缓睁开了眼,他困惑地眨着眼睛,在他的视线下孙翔居然觉得自己脸上有些热?




叶修又眨了眨眼,他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视角,转动了下脑袋,视野里的东西渐渐清晰,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我变回来了?所以那样做真的是有用的?”叶修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




“所以说你到底做了什么啊?”孙翔气急败坏地喊,“而且你先穿上衣服!”




“衣服?”叶修抬眼看向孙翔,“我以为你知道的,我并没有这种东西啊。”




孙翔连忙像火烧屁股一样爬了起来冲向衣柜,头也不回地喊:“你别过来!也别动!我给你找!”




他心慌意乱地在柜子里胡乱扒着,一堆衣服被他弄得乱糟糟地揉在一起。叶修看他那样子,颇感好笑地说:“别害羞啊孙妹子,大家都是大老爷们,看个裸体能怎么着啊。”




“滚!”孙翔的声音从衣柜里传出来,“谁害羞了啊!男、男人的身体谁没见过!我只是好心帮你找衣服而已!”




“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叶修在床上伸懒腰,“啊~要说还是人的身体舒服,当狐狸真是难受死了。”




孙翔吼他:“叶秋!不许发出这样的声音!”




“我怎么了?”叶修这下是真的茫然了,“哎我发现自从我变成人之后你就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孙翔你是不是更喜欢动物啊。”




“不要脸!”孙翔劈头盖脸地扔下来一堆他衣柜里最小号的衣服,眼睛一直没敢看向叶修,“谁喜欢你了!叶秋你别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不知羞耻!”




“哦……”叶修拖长了声音,“我知道了,你喜欢我这样吧。”他拉拉自己的耳朵,又拽拽尾巴,摇摇头十分不赞同地说:“没想到你居然有这种癖好,和你住了这么多天我都没有发现呢。”




“我说了我才没有喜欢耳朵和尾巴!!!!”孙翔吼得几乎要哭出来了。




“咦?你不是一直在看另一边吗?怎么其实在偷看我?”叶修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别说你没偷看啊,没偷看怎么知道我指的是耳朵和尾巴。”




孙翔想说什么,但是他现在完全说不出口。在这种失语状态下,他胸口急剧起伏,帅气的脸庞也跟着越涨越红,越涨越紫,叶修看他的脸,忍不住自我检讨是不是说得有点过,他真怕这小伙子想不开把自己给活活憋死。




“我,我,我!”孙翔连说了三个我都没说出来自己到底想说什么,被自己丢人的反应恼得根本不想见人的他只能憋着一股气狠狠跺了几下脚,扭曲着一张俊脸风一般冲出了他自己的寝室。




“完蛋了。”叶修喃喃自语,“我是不是逗过头了啊?”




11.




叶修本来还担心孙翔这一次闹别扭持续时间不会短,谁知道到中午就见他臭着一张脸回来了。




“哪,你的饭。”孙翔脸色很不好看地把外卖递给叶修。




“唔,谢谢。”叶修有点小惊讶地接过午饭,随口问了句:“你吃了没?”




“没有又怎样。”孙翔硬邦邦地回了句。




“不怎么样。”叶修笑眯眯看着他,“要不要一起吃?”




孙翔定定看了他几秒,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非常不情愿地说:“既然你这么要求的话……”




他坐到桌子旁边,看叶修把饭麻利地分成两份。不得不说,他从衣柜找出来的衣服对叶秋来说还是偏大,坐在他旁边的时候,头一低居然就可以轻易从领口看到锁骨和……




孙翔一下子红透了脸,他偏过头,有些心虚地主动开口:“你,你分饭好像挺熟练啊。”




“哦,这个啊。”叶修漫不经心地接口,“是挺熟的。当初嘉世还是个网吧的时候,我和沐橙她哥老一块在这打游戏,沐橙中午来送饭,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分的,当然熟得很。”




“苏沐橙还有个哥哥?”孙翔瞪大了眼,“我怎么没听说过?”




叶修失笑:“你才多大点,没听说过正常。联盟对她哥哥有印象的少说也是老韩那岁数了。”




“哦……”孙翔闷闷地应道,他沉默地接过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饭,突然就没了胃口。叶秋和韩文清,他们好像才是一个时代的人,而他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罢了。叶秋也是这么看他的吧?仔细想想,这人平时的确总是以长辈自居……可恶,他现在这个样子,到底哪里算得上前辈了?




孙翔放下饭,转头仔细看了看叶修,他伸手抓了下叶修毛茸茸的白色狐狸耳朵,却觉得心里那种瘙痒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愈演愈烈了。




“喂,”他喉结滚动。




突然被摸了耳朵的叶修不明所以,“怎么?”




孙翔看他这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只觉得胸口有着一团吐不出又咽不下的火,在那里狠狠地冲撞激荡着。




就是这个家伙,擅自闯入他的世界,把他的生活搅得一团乱还毫无自觉;就是这个家伙,总是说一些让他生气的话,明明长着张嫩脸还时不时摆着前辈的谱;就是这个家伙,哪怕用着兽类的爪子也能操作着鼠标键盘把他的自信轻而易举地击溃;就是这个家伙……




就是这个家伙!




他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理智的弦绷得越来越细,腹中烧着的那团邪火却越来越旺盛。孙翔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哪门子的邪,他只知道他现在特别热,热得快要发疯了!




他一把拽过叶修,无视这个人震惊又错愕的眼神,对准他的嘴唇就狠狠地吻了下去。


请于此处上一辆三轮车


12.




“喂!”




打完比赛,犹豫了半天后,孙翔还是喊住了苏沐橙。




“有什么事吗?”苏沐橙礼貌地问,但态度明显并不友好。




孙翔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几步走到苏沐橙旁边,小声说:“你这几天是不是找不到叶秋了……”




“你知道他在哪?”苏沐橙激动地拽住孙翔的袖子,孙翔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居然被她拽得一个踉跄。




“他在我那,”孙翔说,“不过他的情况有些异常。”




“你对他做了什么?”苏沐橙的眼神突然就冷了下来。




孙翔感觉自己冤死了,“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没做!不对,我不是什么都没做,我帮了他。”




“是吗?”苏沐橙有些怀疑,“抱歉,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会非常感谢你对他的帮助。不过现在请你立刻带我去见他。”




什么叫“我非常感谢你对他的帮助”?




孙翔有些生气。




“哦?是吗?”他冷哼,“那请问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你管我们是什么关系?”苏沐橙说,“而且,你如果不知道我们关系的话,何必在有他消息的时候跑来告诉我?”




“切。”孙翔不爽,他有些恶意地看着面前这棵嘉世的摇钱树,低声道:“他跟我上床了,我们现在在一起,是男朋友的关系。”




“你!”苏沐橙瞪大了双眼,她死死咬着嘴唇,眼神里充满了痛恨和不可置信。




“他是自愿的,信不信随你。”孙翔摊手,“哦,对了,不知道我是不是还要叫你一声……小姨子?”说完他就否定了自己,“不行不行,我要是敢这么叫,叶修一定会打死我的。”




“你知道他叫叶修了?”苏沐橙问。她其实这会儿已经有点相信孙翔的话了,这个人虽然性格不好,但出于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是出了名的不太会撒谎的家伙,加上叶修这个说服力很强的名字……但她的确非常不想接受现实,只要一想到孙翔刚刚所说的,她就忍不住觉得世界一片灰暗,更忍不住想真的手持炮筒把眼前这个得意的家伙的脸轰个稀巴烂。




“我当然知道了。”孙翔仰着头,“他亲口告诉我的!”




“带我去见他,现在,马上!”苏沐橙说。




“我会带你去见他,毕竟这是他要求的。”孙翔说,“可是你有必要改变一下你的态度,否则的话……”




苏沐橙憋屈地瞪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很好。”孙翔志得意满,“来吧,我带你去见他。”




13.




“沐橙来啦。”门被推开后,苏沐橙就看到叶修坐在床上对着自己笑呵呵地打招呼。




“叶修!”苏沐橙快步进入房间,有些惊愕地看着他头上的白色狐狸耳朵和身后的尾巴,“你……”




“如你所见,变成这样啦。”叶修无奈地拽了拽它们,“最开始我还是个纯狐狸形来着,还是亲了孙翔一口才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亲?”苏沐橙的目光锐利了起来,“是因为这样你们才在一起的吗?”




叶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是有这样一部分因素……”




“喂!”孙翔控诉地看着叶修,“你当时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嗯,只是一小部分,一大部分还是因为孙翔很可爱,对吧?”叶修安抚地对孙翔这样说着,孙翔赌气地扭过脸,不理他了。




苏沐橙一言难尽地看着他们俩的相处模式,“你,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啊……”




叶修叹口气,“我也不知道,当时出了嘉世,没几下就变成狐狸了。又被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撞了一下,倒霉得不行。”




“要不是孙翔把我抱回来,估计当天我就要死在那了。”他淡淡说道。




苏沐橙的眼里一下子就噙满了泪,“谢谢,谢谢你……谢谢你救了他。”她真心实意地对孙翔说着。




孙翔觉得不自在极了,“我愿意救他,你谢什么谢!要道谢也轮不到你。”他气哼哼地说。




“行了行了。”叶修头痛地看着两边这两个重要的人。“沐橙,今天我让孙翔告诉你就是想给你报个平安,此外想让你帮我问一问有没有消除耳朵和尾巴的办法。”




“你想消除它们干嘛?”孙翔如临大敌。




“我总不能一直带着它们不出门呀。”叶修说,“我还想回到联盟,再拿个冠军回来呢。刚好这副新身体也很年轻,小子,你能狂的日子不多了。”




“好的,交给我吧。”苏沐橙点头,“我让秀秀帮我一起打听。”




“拜托了。”叶修神态轻松。




14.




送走了苏沐橙,孙翔眼神危险地看着叶修,直把他看得后背一阵发毛。




“干什么这种眼神?”叶修顶不住了,比了个投降的手势。




“你们关系很好嘛。”孙翔不阴不阳地说。




“还好吧。”叶修说,“她哥哥去世后,我应该就是她最重要的人了。”




“喂!”孙翔气急败坏,“那我呢?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啊?”




叶修忙不迭地安抚,“别急别急,我还没说完呢。”他沉吟了片刻,说:“你也是很重要的人啊。”




孙翔这下是真不开心了,“原来我就和苏沐橙一个档次啊?”他委屈得不行,“亏我还把你当成最重要的另一半,可是我在你心里根本不是最重要的那个!”




有个年纪小的男朋友真要命……叶修揉揉头,“我跟沐橙可是认识了十几年了,你才认识我几天啊小鬼,能和她一个档次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




“那你发誓,只把她当妹妹看。”孙翔不忿。




“本来就是啊。”叶修莫名其妙,“要不然我们俩早在一起了,我以为这是很明显的事情?”




“哼,这还差不多。”孙翔哼哼唧唧地靠近叶修,啪地偷了个吻。“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所以……你就算出去了,继续在联盟打荣耀,遇见很多以前的老朋友,也要把我这个男朋友放在最重要的第一位,记住了吗?”




“最重要的第一位……语法上讲这种语病叫重复。”叶修纠正。




“啊啊啊我不管!总之就是这样!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孙翔把大脑袋拱进叶修怀里使劲蹭他,“我就是最重要的!谁都不许超过我!”




“好好好,知道了,你最重要。”叶修哭笑不得,“你这不安都是哪来的啊?”




“你才不懂。”孙翔撇嘴,自从他代替眼前这个家伙成了一叶之秋的新主人后,联盟各职业大神若有若无的敌意一直都没有消失过。能让他们做出这种反应的当然也就只有叶修了。一想到这里孙翔就很不开心,他一不开心就就想闹叶修。




不过他看得出来,叶修也挺享受他这样的闹腾。他想起来昨天晚上叶修美味地跨坐在他身上,一边哭叫一边自己上下起伏着身子……下面就是一硬。




“我想做了。”非处男孙翔用下面顶着叶修,双目渴望地看着他。叶修被自家男朋友突如其来的需求弄得一愣,“可是昨晚和今天早上不是刚……?”




“那是那时候的份!现在是现在的份!”孙翔说着就解起了衣服,“我要趁着你还没复出好好给你一些值得铭记的记忆,免得到时候你忙起来就顾不上我了,怎么样?”




“年轻人,小心肾亏啊。”叶修告诫。




“我让你知道我的肾亏不亏!”被这么说哪个男人能忍?孙翔直接饿虎扑食把狐狸青年按在了床上。




他低下头,缓缓啃咬着毛绒绒的白色狐狸耳朵,“嗳,叶修。”




“嗯?”




“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庆幸,那天在草地里没有真的走开,而是把你捡了回来。”




“那真是谢谢你了。”




“我说真的!不是开玩笑!而且……”




“嗯?而且什么?”




“而且小时候的童话故事真的没骗我。原来狐仙,真的会报恩来着。”




END.



评论
热度(2699)

© 故人相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