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相别

爱生活,爱all叶\(^o^)/

【王叶】我都说了,我只是个算命的!

大白展子:

【王叶】我都说了,我只是个算命的!

给三姨太的三千lo的贺文@三岁言总 
民国背景,大军阀王x真.半仙叶




“先生你最近有一劫,不过无须担心,此劫将有良人相助,一旦度过.....”


“鱼儿上钩了。”王杰希敲了敲烟斗,看着眼前拿着八卦神神叨叨的人,愉悦感由心升起,情不自禁的想到。


“谢谢啊,不过很可惜,你找错人了。”


王杰希理了理皱起的衣摆,烟斗一转,搁在了桌上,整个人快贴在这算命的身上了,他反反复复的打量了一番,笑道:


“我这个人呢最不信的就是命,来人,把这算命的抓起来,带回去!”


话还没说完,叶修被他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正好被从门外进来的刘小别逮了个正着。


“喂喂喂,我只是个算命先生,你至于吗,我又不骗你钱,你放开我啊!放开我啊!”


被麻利的捆起来后,叶修的内心是崩溃的,这人怎么这般不讲理,我又不骗他钱,只是个算命的,不信命至多赶将我出包厢罢了,何必要这般押着。


没错,被压着的这位,就是叶修,上京人人皆知的叶半仙,但不知道为何现在跑到了这位大军阀的地盘上了。


叶修是在火车站上看见这位爷的,当时王杰希似乎正和什么人谈生意,叶修叼着根毛笔,拿着八卦到处找路,一不留神就撞着这土皇帝了,当时王杰希瞟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但叶修被那眼神看的毛骨悚然。


待几人离开后,叶半仙掐指一算,发现这土皇帝正逢命劫,命里有贵人相助,此劫一度未来的路上必将万福加身,连带着身边相助之人也能分些功德,当时叶半仙双眼一亮,就跟在王杰希身后溜上了火车,反正他也是这趟车,这就是缘分啊,叶修心想,这份功德他可是拿定了。


但他千算万算,却没料到这位爷压根就不吃这一套,他不信命啊!


这可就苦了叶半仙了,想当年在上京的时候,想他算命的那些人,谁不是好吃好住的把他供着,搁着,被这土匪一样的大军阀一逮,就给关到了牢里吃牢饭去了。


叶修心想等这大军阀倒霉了在回来找他,他肯定得好好收拾收拾这混蛋,于是喜滋滋蹲在角落里开始画八卦。


果不其然,叶修蹲了一天后,饿的头晕眼花,正端着逮他的那个副官送来的牢饭,扒拉这筷子在哪吃着呢,那土皇帝自个就下来找他了。


叶修边吃边想,牢里的饭真不是人吃的,难吃的要死,最后端着个碗碎碎念了起来:“难怪命中带劫,原来是个黑心眼,犯得着吗。”语罢,翻了翻碗,试图寻找一丝肉类的影子,不得而终,绝望道:“这饭,可真难吃。”


王杰希一下来就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人正端着个碗,在哪碎碎念,走过去一听内容,差点笑出来。


“难吃吗?”


叶修下意识接道: “难吃啊,可难吃了,一点肉味都没有。”说完过了一会才发现不对劲,一抬头就看见昨天那个土皇帝站在牢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叶修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放下碗,就听见那土皇帝又问了一句。


“好吃吗?”


语气中带着一丝丝压迫,叶修不动声色的向墙角挪去,小声道:“不好吃......”


王杰希看着缩在墙角的叶修心里一阵好笑,也不打算在吓他了,扶着牢门的木栏杆,笑道:“你既然觉得不好吃,那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叶修怀疑的看着他,王杰希依然一副纯良的表情,叶修心想这人肯定有诈,但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被食物吸引了,向王杰希走去。


要是叶修知道王杰希当时打得什么鬼主意,就是外面摆着十几桌海鲜,他也不会出去的。


不过王杰希到时能忍,也没做什么让叶修产生怀疑的事。


但是很快,这狼尾巴就漏出来了。


叶修被王杰希半软禁似的关在宅子里好几天了,这天叶半仙忽然心血来潮,抱着自己的八卦就开始绕着王家走,这不走还好,走了一圈后就发现,这王家当真是个风水宝地,风水好的连叶修这种见过大世面的人都有点眼红了,尤其是王杰希自个住的那院子,叶修站在院子里,八卦镜一翻,眼里又是另一幅画面了。


只见这院子上浮着一层浓厚的紫气,甚至夹杂着些金色,叶修心里感慨,“这就是传说中的福相之人吧,这福泽,连老天都偏着他。”


怀揣着见识一下这福泽之地,是如何不同的叶半仙打了个歪主意,趁没人发现推开了王杰希的房间大门,溜了进去。


叶修脚跟还没站稳,一抬头,整个人就僵在那了。


只见王杰希这房间里大大小小挂满了各种八卦镜,还有叶修在京城时替别人提的字和卜的卦,甚至在床头还挂着一张他的画像,画面之恐怖。


这场景可把叶半仙吓得不轻,下意识想溜,一转身就看见王杰希阴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叶修心虚的冲他打了声招呼。


王杰希也没回他话,只是自顾自的关上了房门,还顺手上了个锁,完事转头看着瑟瑟发抖的叶修,问道:“都看见了,什么感想?”


叶修尴尬的笑了两声:“没想到你这么崇拜我啊。”


王杰希一步一步向他逼近:“也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更多的.....是想上你。”


叶修跟着他的脚步倒退,退了两步一下坐在了王大军阀的床上,被迫仰头看着这大军阀,然后就听见这人爆炸性的发言,吓得叶修一把推开他,拔腿就跑。


然后就被扯了回去。


王杰希把人摁在床上,看着叶修的小辫子散开在被褥上,王杰希眯着双眼,愉悦的笑了笑,手上慢条斯理的扒着叶修的长衫扣子,低声道:“之前有人告诉我,红鸾星动,命里的贵人即将到来,我本来不打算信,但没想到是你。”


叶修又是拦着王杰希那只正扒他衣服的罪恶之手,又是防止这人咬他脖子,挣扎着推搡道:“有话好好商量,你那红鸾星万一不是我呢。”


王杰希拉开他横在两人之间的手压在头顶,凑在他耳边咬了一口泛红的耳垂,轻笑道:“那可不行,我的贵人,只能是你......”


叶修:“……”



之后就干了个爽。



王杰希还真没瞎说,早年叶修到处乱跑时,正巧走到一处遗留的战区,捡到个奄奄一息的人,那人正是王杰希,当时王大军阀被心腹下属给叛了,损失惨重,差点连命都没保住,好在被叶修给捡了回去,照顾了一段时间,因为军中还有卧底,伤好之后来不及跟叶修告别就走了,走前留下了一张字条,然而叶修压根就没看见,还以为自己白捡了个人,后来也就忘了。


没想到这时候给见到了,叶修气啊,逮着大军阀就是一顿骂:“你这是恩将仇报啊!”


王军阀揉了揉叶半仙的腰,道:“以身相许也算报恩啊。”

评论
热度(663)

© 故人相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