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相别

爱生活,爱all叶\(^o^)/

【方叶】 让我开心的事 (撒糖向短fin)

好梦留人睡:

1.私设严重,ooc


2.并不是失足少年的嘻哈少年方×人生导师也是大学老师叶


 


 


这是叶修带的第一届学生。


 


 


他去年才博士毕业留校,学院有个潜规则,就是年轻老师都得当几年班主任,于是顺理成章的,叶修就成为了这届法学院一班的班主任。


 


 


大学嘛,这班主任的活想轻巧就能轻巧,其他的老师大多都不太管学生的私生活方面,只是偶尔查个寝,看看有没有夜不归宿的,但是浑水摸鱼者居多,大多都说不在的同学去上厕所了,老师也深谙此道,大多睁一只闭一只眼。


 


 


叶修却不是,他往往会转了一圈之后再回到缺人的寝室,美名其曰等便秘的同学回来。


 


 


如果不是他长得帅,学生们一定要在教师评估系统里给他打差评了。


 


 


方锐就是被叶修记进了小本本的重点关注对象。开学一个月,叶修查了六次寝,没有一次见到人。而且叶修在他的刑法和民法两门课上,一个月各点了一次名,两次答到的方锐同学长得还不一样。


 


 


叶修觉得这也是挺绝的,一个月,他们班那三十个学生他都认清楚了,唯独这个方锐,却依旧是个传说中的人物。


 


 


而叶修的第七次查寝,方锐依旧在‘上厕所’。


 


 


“这位同学肠胃不太好吧?”,叶修笑着说道。


 


 


方锐的舍友林敬言只恨自己不是肠胃不好,不能尿遁,只得一边尬笑一边说:“是……是……那个什么,他确实肠胃不好,老是闹肚子。”


 


 


叶修了然的一点头,然后一手揽住林敬言的肩膀,一手撑在吴羽策的椅子上,“同学们啊,你们肯定知道他去哪儿了,打个商量,告诉我呗。”


 


 


林敬言下意识地说:“我们真是不知道啊叶老师,我们要是知道,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叶修又笑了一下,他这个人天生有点笑眼,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看上去又温和又讨喜,但是林敬言却觉得有点冷,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小林啊,宿舍呢吹风机也算违禁电器,你衣柜里冒出来的那条电线是什么线啊?”


 


 


“小吴啊,宿舍严禁自己开伙,用电饭煲和电磁炉这样的电器,我看你堆杂物的那个纸箱子是个装电饭锅的呀,哪来的呀?锅呢?”


 


 


“小周啊……”


 


 


“老师!方锐就在致远街的那家‘元素’酒吧。”林敬言和吴羽策异口同声的说。


 


 


“小周今天也是一样好看。”


 


 


叶修老师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方锐的宿舍。


 


 


 


 


元素酒吧是个很大的酒吧,店面极阔,显眼的很。叶修一进门就差点被巨大的声音给震出去,揉了好一会的耳朵才缓过来。


 


 


叶修打开手机看着林敬言给他发的方锐的证件照,开始仔细端详着酒吧里的人,一个一个的往上对。


 


 


还是挺眉清目秀的一个小伙子的。


 


 


叶修花了快半个小时才走完了一圈,期间拒绝了四个姑娘和一位男士的搭讪。可还是没找到方锐,无奈之下,叶修只得走到吧台,向调酒师问道:“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一下,您有没有见过这个男孩啊?”


 


 


调酒师是个看不太出年龄的姑娘,有一双飞扬的丹凤眼,化着精致的眼妆,垂着眼睛的时候也显得风情万种。这姑娘看了一眼照片,又看了一眼叶修,“帅哥,你点杯酒我就告诉你啊。”


 


 


叶修眨了眨眼睛,然后笑着道:“Grasshopper,谢谢。”


 


 


姑娘撇了撇嘴,“帅哥,你真没劲,明明白兰地和龙舌兰更适合你。”


 


 


“我一杯倒的,倒在你们酒吧你们提供送回家的服务么?”


 


 


漂亮姑娘笑了笑,“送回家的服务不提供,但是……提供客房服务啊。”


 


 


叶修也笑了,算是接受了姑娘的玩笑,他接过酒杯喝了一口,然后问道:“现在您能告诉我有没有见过这男孩了吧?”


 


 


漂亮姑娘向酒吧中央的舞台上一点下巴,“那不那儿呢么?唱歌的那个。”


 


 


叶修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酒吧中央的舞台上此刻正站着一个嘻哈歌手,梳了一个爆炸头,还戴着一顶嘻哈帽,头发乱蓬蓬的挡住了大半的脸,穿着肥大宽松的上衣,裤子的裆能有一米长。


 


 


叶修目瞪口呆的看了一下手机里的照片,又看了看舞台上正在唱歌的歌手:哟,哟,你今天来看我的秀,我是出色的歌手,如果你认可我的能力我就请你喝酒,哟,哟!你或许说我离经叛道,你可别对我说教,歌声唱出我的烦恼,总有一天成为你的参照……


 


 


叶修:……


 


 


叶修转过头来,难得说话有点卡壳,“不是,这是一个人么?美女你再仔细看看……”


 


 


漂亮姑娘一边擦着酒杯,一边回答道:“没错啊先生,他不是叫方锐么?我们酒吧的驻唱歌手,我熟啊,说起来您是哪位啊,我以前还没见过有……像您这么盘靓条顺的朋友来找他的呢。”


 


 


叶修对于盘靓条顺这个形容词有点无可奈何,接着问道:“他到什么时候才下班啊?”


 


 


“嗯……三点钟吧。”


 


 


很好,第二天是他的刑法课,三点钟下班明儿能起得来上他的课就有鬼了。


 


 


叶修无奈的摇了摇头,却也没当即上去把方锐拽下来,只是坐在一边听方锐唱歌。他以前没听过这类风格的音乐,如今也安慰自己说是接受一回艺术的洗礼,虽然方锐同学的词让叶修觉得更像是中二病之歌强暴自己的耳朵。


 


 


叶修爱打游戏,所以生物钟也算不上太规律健康,不过熬到三点钟还是前所未有的事,等方锐期间睡着了两次,到点了还是那个漂亮的调酒妹子把他喊起来的。


 


 


“帅哥,帅哥!方锐下来了,你有事找他?”


 


 


叶修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看着已经把帽子和假发摘下来、隐约露出点照片上影子的方锐,先在内心里感叹了一句:果然证件照把人照丑三分啊,真人长得比照片上耐看。


 


 


“方锐同学?方锐同学?”


 


 


叶修喊了两声方锐才回头,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他一下,“你谁啊?我认识你么?”


 


 


很好,开学一个半月了,还认不出来你的专业课老师和班主任,很好。


 


 


“我是你的班主任,叶修。方锐同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开学到现在的每一次查寝你都不在,能给我解释一下么?”


 


 


方锐愣了一下,才说道:“靠!老林他们出卖我!”


 


 


“不不不,是纸永远包不住火。我记得咱们学校有规定吧,十一点半之前必须回宿舍,哪怕学生有兼职也必须得遵守,对吧?”


 


 


方锐不自在的低了低头,手指挠了挠脸颊。


 


 


“你跟人家这酒吧签的什么合同啊,什么时候才能到期啊?”


 


 


“就……就……没签合同,我是赶场子,想去那个场子事先约好时间,按小时算钱的……”


 


 


得,人家还有场子。


 


 


叶修觉得有点好笑,“那行,大歌星,以后的场子你是赶不了,打今儿起,每天我都盯着你,不能再给我逃寝室了。”


 


 


方锐一听就不干了,梗着脖子喊道:“你有什么权利啊!我想干什么兼职这是我的事啊!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爹还是我妈啊?”


 


 


“我是你老师啊,天地君亲师,我可有位次啊,而且我刚才说了,任何学生都必须在十一点半之前回宿舍,你这兼职是干不了了,还有啊,要不要我查查你这一个月的出勤记录啊?”


 


 


方锐一下子无言以对,最后还是被叶修薅着脖领子从元素酒吧里带了出来。


 


 


“三点半了,宿舍都关了,不去惊动人家宿管大爷了,你去我那将就一宿吧。”


 


 


方锐一扬头,不服气的说道:“不去!谁去你家啊!我去酒店,小爷不差一晚上的酒店钱!”


 


 


叶修没理他,把人塞进车里,说道:“不是帮你省钱,明儿一早你还有课呢,我不看着你你不去上课怎么办?”


 


 


方锐瞪大了眼睛,“我靠,明天还上课,不是吧,三点半了都,还上课你是让我死啊!”


 


 


叶修无辜的看了他一眼,“可不是我拿着刀逼你三点钟下班的,方锐同学你可别甩锅给我啊。”


 


 


 


 


叶修住在他们大学的教师宿舍,房间不大,卧室只有一间,叶修找出新的被单和被子给方锐拾掇好了床铺,“你就睡床吧,我看你也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也甭洗澡了,先睡吧,明早还得起来上课呢。”


 


 


方锐确实已经困迷糊了,小声的问了一句:“那你呢?”


 


 


“我沙发啊,快睡吧祖宗,诶哟,快别踢被子了!”


 


 


我明天上课,那你明天得给我上课啊,那沙发那么小,肯定放不下你啊……


 


 


方锐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一团,还有一大把想说的话,但实在太累,一歪头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七点,床边的闹钟尽职尽责的大声叫了起来:“起床了!起床了!再不起床学生都来了!再不起床你期末评教垫底了!再不起床一辈子做不了教授啦!再不起床游戏里爆装备一辈子蓝武!再不起床游戏roll点一辈子一点!”


 


 


方锐:……还挺会激励自己的。


 


 


因为只睡了三个小时多,方锐只觉得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一走一晃荡脑子里都能听到响。


 


 


叶修比他起得还早,此时正围着一个哆啦A梦的围裙,在厨房里忙活,方锐趴在厨房的门边看了一会,只觉得这老师……腰挺细,腿也挺长的。


 


 


我在床上睡了三个多小时都觉得生不如死,脚底下发飘,你在沙发上睡了半个晚上,又起来做饭,累不累得慌啊?


 


 


方锐没好意思问。


 


 


早餐吃的刀鱼面条。刀鱼肉极细嫩鲜美,但是细刺却多,叶修把刀鱼煮至熟烂,又捣碎成浆泥,用纱布筛去细刺,鱼浆用来和面,汤用来煮面,天作之合。


 


 


因此哪怕是方锐这样疲惫至极胃口极差的熬夜党,也整整吃了满满三大海碗。


 


 


“诶叶……叶老师,你这手艺绝了,当老师浪费了,当厨子才强呢。”


 


 


叶修不以为意,只是笑笑,“所以怎么说方锐同学你没听过我的课呢,我讲课比做饭好。”


 


 


方锐吧唧吧唧嘴,“真的?”


 


 


“真的。”


 


 


 


 


还真是真的。


 


 


叶老师的课讲得真是好,让那些方锐原本一看就困的课本看起来和蔼可亲多了。


 


 


叶老师讲课也是真的帅气,有的时候他会倚在讲台上,说很多自己的见闻,眼睛弯起来,嘴角勾上去,嗳,真好看。


 


 


方锐现在觉得哪天要是有叶修的课,他就恨不得开火箭去上课,然后坐在第一排,他自己觉得怎么看叶修都看不够。他还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查寝,就是为了能多看叶老师几眼。


 


 


上一次他去叶老师家,叶老师看上去没有女朋友也没有老婆,真好。


 


 


方锐再也没去酒吧当过嘻哈少年。


 


 


他其实自己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些,只不过是想多吸引一些父母的主意罢了。他父母都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商业联姻,感情一直不好,常年两地分居,他一直自己一个人住,方锐原本想只要努力学习,做一个让父母骄傲的儿子,父母总有一天会好好关心他。


 


 


然而即使他考上全国最好的大学,父母对他的态度照样没什么改变。


 


 


大学嘛,管你考上去还是塞钱进去的,没什么差别嘛。


 


 


于是方锐又想了,既然努力没用,那就堕落吧。


 


 


可是他发现也没用,似乎父母除了高额的信用卡额度和永远花不完的零花钱,再也不愿意给予他什么。


 


 


那次在叶修家里过夜之后,叶修又找他聊过几次天,还邀请他去他们家吃过两次饭,方锐其实明白这不过是老师面对问题学生的态度,是人家师德高尚,但内心还是喜不自胜。


 


 


他生在不完整不圆满的家庭,前十九年的人生都是为了别人的认可和偶尔的疼爱而活,但随着叶修的出现,这份对于‘被认可’的渴望,终于有了新的投递方向。


 


 


所以他努力上课,努力学习,努力去当一个教科书一样的好学生。


 


 


他想让叶修喜欢他,却又担心打扰对方的人生。


 


 


 


 


这天晚上下了课,方锐忽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这让他有点疑惑也有点激动,上一次母亲主动给他打电话还是快半年前他快高考的时候。


 


 


这一次,母亲带来的消息并不让他欢喜:他们最终还是离婚了。


 


 


其实方锐总是想,这样相互折磨的婚姻,早结束早开心。


 


 


但是还是难过。


 


 


我为了联系这个家付出了那么那么多,我那么那么努力,只是希望我们一家人看上去更像一家人一点,希望你们能多看我这个儿子一眼,怎么就那么难啊。


 


 


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


 


 


一场空。


 


 


 


 


这天叶修查寝的时候发现方锐居然不在。


 


 


自从叶修不让方锐在酒吧赶场子了之后,方锐一直很老实听话,不旷课不迟到不逃寝,叶修有点疑惑又有点不安,破天荒的快速的结束了查寝的工作,直奔元素酒吧。


 


 


调酒的漂亮妹子还记得他,看叶修风风火火的进门,就了然的指了指吧台尽头,“那儿呢,不知道今天咋了,喝了不少。”


 


 


叶修走过去,发现方锐一手握着酒杯,脸埋在另一只胳膊上,废了好大的劲把两者分开,发现小孩儿哭的满脸都是泪,脸通红通红的。


 


 


“诶……怎么了这是,怎么哭成这样了?别喝了,喝太多对身体不好,来来来,咱们先回家!”


 


 


“我……我没醉!”


 


 


“还没醉,酒驾都够抓你八回了都。”


 


 


“我也……没家可回啊……”


 


 


说完,方锐又来了情绪,直接趴在叶修的肩膀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叶修有点心疼。他知道一点方锐家里的情况,看方锐的样子也猜出了大概,他用手轻轻拍了拍方锐的后背,“怎么没家可回呢,我家就是你家。”


 


 


叶修好不容易才把醉成一团烂泥的方锐拖回了家,先把人安置在了沙发上,还是没忍住开始数落他起来:“方锐大大,方锐大大,我可是服了你了,一个人出来喝酒,喝成这样,是真不怕出点什么事啊,都不担心一下有没有小偷?就你这状态,钱包手机什么时候让人顺走了都不知道,而且现在外面这么乱,别下了药让人给拐跑了……”


 


 


方锐两眼都不会对焦了,呆滞了一会,手忽然抓住果盘里的一只香蕉,在叶修惊讶的注视下按了香蕉几次,然后把香蕉放在耳边,开始大声喊道:“方爱辉!你现在在哪儿呢?是不是又跟你包的那个小明星在一块呢?我跟你说,你就算对那个小明星再好,就算人家给你生儿育女,等到孩子长大了的时候你就看着吧,看谁比谁强!我呸!你这么嫌弃我是我妈的儿子你他妈当初戴套啊,你射墙上啊,你他妈生我干蛋啊!管生不管养,你他妈算个人么?”


 


 


叶修:……


 


 


这都醉成什么样了都!


 


 


叶修想去把那个香蕉抢回来,但是方锐这醉汉手劲极大,自己一出戏演的格外认真,“别抢我手机,叶老师,我就这么一次,下回再也不说脏话了,你等等我啊。”


 


 


难为你还认得我啊!


 


 


方锐有模有样的挂了和方爱辉的电话,又打了一个‘电话’。


 


 


“沈新兰,你在哪儿呢?是不是最近准备出国啊,跟你那群闺蜜,姐妹淘,又到哪处血拼去啊。其实我也挺服你,你说你就这么几十年如一日过这日子,你就不腻味么?当初我爸不是不想和你好好过日子的,你呢,你一天天不回家,满世界玩,把我们两个扔家里,在朋友圈里天天发和各种男模特的照片,你真他妈牛逼啊,你心里有一天有过我么,对对对,我忘了,在你心里你永远是十八岁的小公主,全世界都要宠着你,你就是一长不大的孩子,不适合生孩子,当时怎么非要生我呢,还影响你身材,百害无一利啊。”


 


 


方锐挂了‘电话’,神情却并不痛快,甚至还有点难过。


 


 


良久才说道:“叶老师,你说我这都这么努力了,他们为什么还是不疼我?”


 


 


叶修觉得整颗心都碎了,他摸着方锐的肩膀,道:“他们的确生下了你,是你生物学上的父母,你想获得他们的认可是基因和血缘决定的,这很正常。”


 


 


“但是我们生来就不是为了取悦别人而活的。”


 


 


“以后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管他们会不会开心,不要管他们会想什么,只要你开心就行。”


 


 


“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事。”


 


 


方锐有些呆愣的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开心?做能让我开心的事?”


 


 


叶修点了点头。


 


 


然后方锐忽然一下子就跟触了电似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那……那叶老师,我能……我能追你么?”


 

评论
热度(756)

© 故人相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