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相别

爱生活,爱all叶\(^o^)/

【ALL叶】龙王不相信眼泪

阈悲_打爆叶黑狗头:

-那啥我说一下啊,我对这篇文的结构有个改动,就是这章《龙王不相信眼泪》是大总章,其他章节不一定是这个名字但会说明是龙族pa,然后会有统一的tag


也会有传送门贴上去的。






-这样比较适合我开脑洞()












/




黄少天在闹铃不下五次的抗议之中从床上坐起来。颇有起床气的瞥了一眼床头闹钟,遂大惊失色的蹦起来。










他飞速的套衣服洗漱,叼了一片昨天的面包龙卷风一样刮出了门,一路飙到楼下把自行车蹬出了七十码。直接冲到动物园门口。










把车锁好,进动物园报到去了。










这是他大学二年级的假期作业——去最近的动物园当义工,然后写一篇关于爬行动物生活环境的paper。










分配好工作之后他就往爬行馆走,其实从小他就不太怕这些有着冷冷的竖瞳的、血液总是变化温度的动物。










并且甚至是……亲近的。








场馆很大,很舒服。爬行类都相当安静,黄金蟒在厚厚的玻璃后缓缓游动,鳞片相互摩擦,在人工的刻意的灯光下有种残酷的灿烂。








他慢慢发起呆来。








他其实通常睡眠都很浅,在闹铃响起前总是能自己醒来。但是昨天他似乎睡得特别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可是梦的内容却不太记得了,这种感觉相当奇妙,你知道你做了梦,但你想不起来任何具体。








他盯着那灿烂的鳞片,眼前突兀的出现了如同史诗般的画面。








那是黄昏。








夕色与血光铺在一起,竟是一种恢弘的绮丽。有个人被一柄长矛穿透,钉在了行宫般奢靡的的宫殿中央。








那里有一面石墙,也许是大理石也许是黑石英,竟有种黑色琥珀般的剔透。血液顺着石壁滑落,汇入庞大如图腾的银槽。








他顺着那人涣散的目光看去,是华丽而高不可攀的殿堂穹顶。然后那人缓慢的转眸看向他——








他悚然一惊。竟然一个哆嗦惊醒过来。











/




黄少天上学期间,黄金瞳看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对,作为在十多岁觉醒的A级混血种,他接受了传统的混血种精英教育——大学式的授课,社会实践式的实习出任务,还有毕业后包工作——如果屠龙的道路上不幸成为烈士,还包骨灰撒海或者遗体送回家乡的服务。








非常人性化了。








他有时还会想起,在十多岁时第一次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燃起的的黄金瞳时,那样的惶恐又愤怒,那样的……无助。








那可能是梦里的画面吧。梦里啥都有。他暗嘁了一声,继续给动物们捣鼓食物。








开馆之后,大多是拉着家长的小孩子们一脸兴奋的冲进来。孩子们对危险好像有着莫名的好奇。大约是急于探求这世界的一切。








下午又有一些情侣,大概是逛完了其他场馆,正互相亲昵低语,眼看着就要一言不合开始啵啵啵。








黄少天选择看蛇:)








蛇群突然骚动起来,它们在小小的透明箱子里快速游动,直立起身体做出攻击的姿势。不止是蛇,蜥蜴和鳄鱼也暴动起来,有的已经在试图突破樊笼。








他背后发毛,出了一层细汗。本能驱使着他警惕和防御——倒不是防御蛇,而是防御令蛇反常的……站在馆外的那个东西。






能令蛇群奔逃的,必然拥有如同地震和海啸那般不可抗拒的威压。








门被推开了——夕阳徐徐落入,竟奇异的和他梦境中的那一幕重合起来。那是个少年。穿着背带短裤和白衬衫,目测年仅十五六岁。他一只手举着棉花糖,细白得不像话的腿暴露在夕阳和黄少天目光的洗礼下。








膝盖粉粉的。黄少天想。










/




夜里黄少天打开了学校论坛打算做学校要求的每日报告,顺道围观一下同学的假期生活。








十页的勾选题,什么“是否发现龙类有觉醒征兆”或者“是否发现炼金器异常”等等等等,每天都要花几分钟勾“否”。








黄少天刚刚例行公事的把几大页的”否“发出去,他的公寓楼下就一声巨响,惊得隔壁的狗叫个不停。








他探头往下看。只见地面以一点为心凹下,向周围的裂纹延伸了好几米。








“你好?”一只冰凉凉的手落在了他的额头。











/




关键时刻他受过的二年级执行训练就发挥了作用,面对这午夜场恐怖片般的情形好歹很淡定的问了句:“你是谁啊你?为啥要进我家还不敲门这样不太好吧你知道吗……”








手移开了,动物园里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少年轻轻巧巧的跳到了他的窗台上。








“那个……”他难得失语,“缘分真是妙不可言啊。哈哈。“








“你是混血种吗?”那少年托着下巴问。








“什……混血种?我看起来那么像外国人吗?我可是血统纯正的种花人!”








“我说的是龙啊。龙族。”










/






“你?你你你你你你是龙王?不应该啊?你眼睛是黑色的啊?我承认你很可爱了好吧,你别耍我了。你也是混血种吧,唔我叫黄少天,就读于卡塞尔格斗系的二年级!你以后会来我们学校读书吗?“








“唉。”那少年似乎相当忧愁于黄少天不相信他说的话,他说:“龙王为什么非要开黄金瞳呢?要不这样吧,我给你看看我的翅膀,你相信我是龙王。”








黄少天笑:“有翅膀的混血种绝对已经超过临界血限了吧?别开玩笑啦那种血统很容易堕落成死侍的……”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那少年的肩胛骨处,真的有白生生的骨头刺破了皮肤。双翼在黄少天的注视下以惊人的速度构架出来,翼膜覆盖上去。








……虽然这翅膀只有两个巴掌那么大。扑闪扑闪的带起一阵小小的气流。








“我也没有办法啊。”那少年说。“它们曾经可大了,能裹住两个人呢。”








我,黄少天,现在正和一只人形巨龙距离不到两米。怎么办?在线等,真的急。真!的!急!!








关键是人形巨龙他妈的有点可爱!!!











/




为什么不点燃黄金瞳呢?








因为每一次黄金瞳亮起的时候,总会有人死去。








那时山陵崩裂,海潮狂卷。好像到处是哭声,又好像什么声音也没有。死侍狂喜的撕扯着残肢,鬼齿龙鲑像星河般倾泻。而他……而他怎么样了呢?








叶修很有些茫然。倒不是记不清楚了,而是记得太过于清楚。








死侍青黑色的鳞片,蛇尾间一闪而过的衣角,女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万籁俱静中,那柄矛破开身体。








死亡究竟是什么呢?死亡就像一个没有边界的黑盒子。你为了寻求光明而摸索,而它并没有尽头。你不知道光明何时降临,也不知道是否应该为了“活着”而挨过洪荒般漫长的等待。








而这个没有尽头的黑盒子里,只有我……和你!






TBC.








没想到吧!年龄操作bu



评论
热度(357)

© 故人相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