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相别

爱生活,爱all叶\(^o^)/

【酒茨】今天有没有人给茨苗梳头发

城阙未央:

幼体茨注意


家里养了一只小小的茨苗,阿爸给他觉醒还买了衣服,但是他一样都穿不了。
因为觉醒服和买来的衣服都是要梳头发的,我家茨苗只有一只手,不会梳头发。
家里的女性式神全都不会梳头发。
你说萤草? 知道为什么萤草的丹枫秋意是短发,正常皮和觉醒皮都是长发吗。
因为那个马尾辫是淘宝买的。
雪女姐姐头发后面的小麻花辫是和萤草拼单的。
单纯不做作的妖刀姬小姐直接披着头发。
所以单身茨苗很委屈地披着未觉醒的皮,很委屈地看着别人家茨木成双入对脑袋上冒着小心心。
晴明怜惜地摸着茨苗的脑袋:“球球啊,等阿爸求个姑姑给你扎辫子。”
茨苗委屈道:“为什么不直接抽吾友给我。”
萤草干脆道:“因为阿爸非抽不到。”
座敷叹气摇头:“别这样,人艰不拆。”
晴明阿爸痛心疾首地看着萤草:“小草,我的亲女儿。”
萤草说:“好吧,一会跟你去单肛大蛇打御魂。”


单身的茨苗常常偷偷地给自己梳头发,他试了好几次,都没办法把发带绑在头发上。反而把一头白发弄得乱糟糟。
小茨苗缩在一边,看着自己的手莫名委屈。


也许是小茨苗看起来太可怜了,阿爸停止了姑获鸟碎片的乞讨,开始了酒吞碎片乞讨的茫茫征程。
酒吞给茨苗梳头发和姑获鸟给茨苗梳头发到底还是有区别的。
“酒吞要是不愿意给茨苗梳头发呢? ”
晴明看了看萤草,道:“那你就蒲公英抡死他。”
“好。”
若不是为了茨苗,要酒吞干什么呢。
晴明想。


家里的小茨苗听说了,屁颠屁颠地主动要帮忙。
每天拿着小碗老老实实跪坐在寮门口:“行行好给个酒吞碎片吧。”
有的时候碰到好心的,会扔一个碎片给他。也有一整天一个碎片都讨不到的时候。
茨苗数着自己的小碗。
“一个两个……”
一直到十二个。
乞讨了一个月,还是只有十二个碎片,酒葫芦都拼不起来。
这时候阿爸也准备好了50张符准备50连抽。
“如果还不出酒吞,唯一的办法大概就是去砍了网易全楼。”晴明说。
萤草拦下了晴明准备抽符的手。
“阿爸我觉得你今天的脸依旧这么黑。”
“不要揭穿我。”
“所以我觉得,应该让茨苗抽。”
晴明看着自己欧气的结晶觉得颇有道理。
茨苗懵懵懂懂地:“怎么抽啊? ”
萤草拉着他的手:“在这个符上随便画个什么,或者点这里,说点什么就可以抽了。”
“哦。”茨苗懵懵懂懂,就在符咒上画了一个酒葫芦。
一时间精光大亮。
【神眷】安倍晴明画出一个神秘符咒召唤出稀有SSR式神一目连。
晴明喜极而泣。
萤草:“果然是欧气的结晶……就是这个对象仿佛哪里不太对。”
茨苗委屈道:“吾友呢? ”
萤草把剩下49张符咒都摆在茨苗面前:“慢慢抽,都抽完,总能抽到一个给你梳头的。”
“好吧。”
【神眷】安倍晴明画出一个神秘符咒召唤出……
【神眷】安倍晴明画出一个神秘符咒召唤出……
【神眷】安倍晴明画出一个神秘符咒召唤出……
晴明激动的昏了过去,脱非入欧,什么叫脱非入欧!
然而茨苗从期待到愤怒,到最后的失望。
“吾友呢。”
五十张符,最后一张不剩,阿爸点亮了全SR的图鉴和部分SSR的图标。
萤草看了看正在和新式神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晴明,偷偷地塞给茨苗100勾玉:“我从阿爸的私房钱里拿的,再试最后一次。”
茨苗这次掉了那个神秘按钮,委委屈屈地说:“吾友你怎么还不来。”
【神眷】安倍晴明的咒语划破天际召唤出稀有SSR式神酒吞童子。
大亮的召唤室里,茨苗日思夜想的影子终于缓缓地映出来。
无论是那一头红发,赤裸的胸肌还是背后的酒葫芦。
小茨苗“噗”地一声就扑了上去。
“吾友!”
酒吞看着眼睛晶亮亮的茨苗,说:“啧,你真烦。”
“吾友!”小茨苗只顾傻笑。
酒吞摁住他的身子把他转过去:“怎么不梳头发,你白觉醒了,皮肤也白买了? ”
“因为没有人能给我梳头发……”
“啧,你真麻烦。”
酒吞解下自己头发上的头绳,给茨苗梳了一个高高的马尾。
“本大爷的人就应该和本大爷留同一款发型,”
“对对对,吾的身心都是交给吾友支配的。”茨木仿佛大型犬一样在一边甩着尾巴。
酒吞说:“你真烦。”
茨木嘿嘿傻笑。
但是我喜欢。
最后一句话酒吞咽在肚子里,没说。


没错,最后酒吞梳完头的茨苗瞬间变成了大茨木。
再也不能捏捏抱抱举高高了呢。萤草说。
我的私房钱呢!!!!远处传来晴明阿爸抓狂的声音。

评论(1)
热度(861)
  1. 琉歌城阙未央 转载了此文字

© 故人相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