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相别

爱生活,爱all叶\(^o^)/

【酒茨】往事如酒(下)

Kuffskein:

    简介:我叫星熊,今夜与茨木对饮至天明。


 


上的地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da9203


 


* 星熊童子视角,私设如山


* 轻微酒茨


* 可能是把刀……不,是把刀


 


 


    11


    我原以为讲到这里时茨木必然又要打断我,然而他既没有拎着我的领子咆哮我诱拐酒吞找女人,也没有两眼放光的对着我不停吹嘘酒吞的霸道身姿。我有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就看见他正望着我们头顶的树冠,目光略显迷茫。


    “怎么了?”


    茨木还维持着女身,眸如秋水,略带愁绪时更显得楚楚动人:“星熊……汝还记得为人时的事吗?”


    为人啊……


    “自然记得。”我学着他的样子望向树冠。那轮不详的血月不知何时悄悄落向树梢,漆黑的天幕已经渐渐泛上墨蓝,大约再有两个时辰天便要亮了。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也懒得长篇大论的讲那些不值一提的过去,就简单的说道:“我从出生起就是个体弱多病的家伙,好不容易拼命的长大,却还是只能整日躺在床上,只有天气好时才能被人搀扶着在廊上坐一小会儿……那时便想着,若是能出去就好啦……若是能够亲眼看见花是如何开放的,能够亲口品尝酒的滋味、能够亲手拥抱女人柔软的身躯,该有多好啊……每日每夜都拼命的渴望着,被无穷无尽的欲望包裹着……”我叹了口气,那种无法实现的执念带来的无力感似乎又回来了,而且并不是错觉。它们现在就在身体中不停的叫嚣着,我却已经没有力气作出回应:“……直到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别人看我的眼神满是恐惧,身体仿佛充满了无穷的力量,原本连笔都很难拿起的手却能轻易掐住人类的脖子将他们提起……真好啊,为人时得不到的一切,为鬼后触手可及……”


    茨木认真的听我说着。这副模样倒是让我想起许久之前他一脸认真的听着酒吞说话的样子。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他也成长为一方大妖,却还是保持着那一丝天真,真是个令人放心不下的家伙。


    “所以啊,人世的一切我都喜欢。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制作出来的东西,无论是酒还是女人,花还是点心,我都很喜欢……”我低头喝了一口酒,辛辣的味道中蕴藏着灵力,在身体中转了一圈,稍稍让我精神了些:“大概我就是因欲望而生的吧……和酒吞那家伙相比,果然还是他更适合做鬼王啊!”


    “吾友曾说过,既然身为鬼,便应抛下为人时的一切!”茨木说,目光灼灼:“遵循自己的欲望,不受任何约束,想要战斗时便战斗,想要喝酒时便喝酒,这才是鬼族!”


    “哈,他是这么告诉你的?那还是我跟他说的呐……”


 


    12


    “人类时的事,该忘就忘了吧!我们鬼族嘛,就应该遵循自己的欲望,不受任何约束,想要战斗时便战斗,想要喝酒时便喝酒,这才痛快!”


    我对酒吞童子说这句话时,我们已经走到了酒铺门口。


    我来城里的目的就是买酒。妖怪虽然也会酿酒,但是以果实酿的酒总是偏甜,远不如人类所酿的辛辣醇厚。掀起酒铺的帘子,诱人酒香扑鼻而来。柜台后站着一个矮胖的中年汉子,原本还是笑呵呵的,见到我之后笑容就垮了下去,自顾自的低头做事。


    “店家,好酒有没有?”我走过去敲敲柜台。


    “这里没有娘们儿喝的酒!”他不屑的瞥了我一眼,粗声粗气的说。


    我:“……”


    我大怒:“老子哪儿长得像娘们儿?!”


    店家往下一扫,呵呵冷笑:“胸都没有,确实不像娘们儿。”


    我:“……”


    “妈的,老子看你才像娘们儿!”我一拍柜台,轰隆一声直接把柜台拍塌了。


    店家惊异的唔了一声:“你这小娘们儿力气倒是挺大!”


    “老子压根就不是娘们儿!”


    店家又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着重看了我探出袖子的细瘦手腕和腰,露出嫌弃的表情:“啧……”


    这人类简直找死!我刚要一巴掌抽死他,他突然弯腰从柜台废墟下面抱起一个酒坛扔给我:“行,算我看走眼了……这坛酒送你!”


    ……算了,还是留他一命吧。


    我从怀里掏出酒葫芦,拍开坛口,把一坛酒都倒了进去,接着把空坛扔给他:“不够,你这儿还有什么好酒都拿出来!”


    店家古怪的看了一眼那个巴掌大的小酒葫芦,显然不清楚一大坛酒是怎么倒进去的。但他没有问,回身去店铺后面搬来了三个大酒坛。我翘脚坐在店里的椅子上,把三坛酒都倒了进去。店家见状高高扬起眉:“你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装酒的玩意儿!”我哼了一声:“别废话……喂,你也帮他搬酒去!”


    酒吞童子从刚才起就盯着酒葫芦,脸上露出几丝兴味。他看了一眼我,跟店家一起去后面搬来一坛坛美酒。我把葫芦放在桌上,来者不拒的把酒统统灌了进去。一直到店里的酒搬光,我晃晃酒葫芦,里面发出装得半满的声音。


    后面的酒都是酒吞童子搬的,店家早已经累得摊在椅子上,看起来就像个会喘气的酒坛子精。他亲眼看着店里的酒倒光还没装满葫芦,愤愤的喷了口气:“妖怪!”


    我哈哈一笑,丢给他一袋金子,拎着酒葫芦走出店门。


    外面已然夜深,月光照亮了寂静的街道。走出一段距离,我回头看见酒吞童子还一直盯着我手里的酒葫芦:“怎么,喜欢这个?”


    酒吞童子挑了一下眉:“是妖物?”


    “不,早些年朋友送的贺礼,拿来装酒倒是挺顺手……”我见他有兴趣,就随手扔给他:“喜欢的话,送你了!……酒记得给我留着!”


    酒吞童子接过葫芦,手腕被坠得一沉。酒葫芦一接触他的妖力忽然涨大了一圈,原本的红色淡了些,显出几分褐色来。我拍拍他的后背:“小子,潜力不错啊……好好养着吧,这葫芦说不定以后还有别的用处。”


 


    13


    讲到这里,茨木跟我一起看向倚靠在石桌旁边的酒葫芦。那葫芦有半人多高,浅褐色的葫身上生着黑色的妖纹,如果把它拿起来,还能看见它底部合拢的獠牙。


    “当年才巴掌大,也不知道酒吞干了什么,把它催得这么大……”我说。


    茨木用手抚摸着酒葫芦上干涸的血痕,沉默了半晌才问道:“星熊,吾友酒吞童子是如何当上鬼王的?”


    “我说小茨木啊,这事我都给你讲了几百遍了,你——”


    “再讲一遍。”茨木抬头看着我,声音低沉,眼中带着一丝恳求。


    “……”我叹了口气:“好吧,最后一遍……”


 


    14


    酒吞童子确实很有潜力。他堕落为鬼不过数十年,已经能够击败年龄十倍于他的妖怪。而且他不仅仅妖力强悍,恢复力更是可怕。和他动手,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以强大的力量直接将他击败,那么等到你后继无力时,面对一个越战越勇的酒吞童子也只有认输的份。


    尤其在他彻底摆脱了由人堕落为鬼之后的迷茫期,妖力几乎是成倍的增长,我座下几只跟了我时间比较长的妖怪每次听说他又击败了谁谁谁时都很忧虑。


    我也很忧虑。


    因为我发现我的私人时间越来越少了。


    “吾王,吾王——!!!”


    “别吵!”我抬手拍拍夜叉的屁股,让他往旁边闪开:“没看到我正忙着呢吗?”


    “混蛋吾王!本大爷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摸本大爷屁股啊!!!”夜叉愤怒的把叉子抵在我脑袋上。


    我只好站起来,以脚代手,把他踹到一旁:“说了别挡着我!!!”


    夜叉从地上跳起来,抄起叉子要和我干架,然而他一回头看见我正蹲守的东西,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付丧神。”我继续目光炯炯的看着地上那把通体漆黑的长刀:“不,应该说……是在未诞生前就已经堕落的付丧神,饱饮了太多人的鲜血,所以大概会变成妖物吧。”


    夜叉看起来颇感兴趣。他跟我蹲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慌忙说道:“吾王,酒吞童子他——”


    “啊啊啊啊啊他干了什么打了谁拐了哪儿的女人上山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一把抄起被煞气缠绕的漆黑长刀照着夜叉的屁股抽过去:“为什么每次都要来通知我!他又不是我儿子!!!”


    “吾王请息怒。”夜叉怀里飞出一只蓝羽幼鸟,张口吐出人话:“夜叉大人并不是有意打扰您,是因为酒吞童子大人放出话说要挑战您,夜叉大人十分担心,所以才来的。”


    “……哦。”我挠挠脸:“你上个月不是已经来过一次了吗?”


    “混蛋吾王!给本大爷紧张起来啊!!!”夜叉也顾不得揉他被我抽了的屁股,急得恨不能揪着我的领子来回晃:“不要再浪费你的妖力了!酒吞童子那个忘恩负义的混蛋马上就要来了!!!”


    “来就来吧,对你家的‘混蛋吾王’有点信心好吗?”我盯着那把快要化形的长刀,随口应道:“不过你说的也对,要是生不出漂亮的女人,妖力确实浪费了啊……”


    “什么女人?”树丛后传来声音。


    “哈,你不知道吧?虽然说刀里生出的付丧神大多都是男人,但如果用力量温养刀的人心里想着的是女人的话,刀也是有可能变成女人的……”我转头看了一眼,笑道:“哟,来了啊,酒吞!”


    “……啊。”酒吞懒洋洋的答了一声,瞥了一眼我手里的刀。


    “再等一会儿……”我盯着长刀,直到它身上翻滚不休的煞气突然尽数缩回刀身,这才起身:“好了!等我们打完,它估计也会化形了吧!”


    “吾王!让本大爷先来!!!”夜叉咬牙切齿。


    “你?得了吧,滚去一边儿把你裤子提好,然后把我未来的刀姬保护好,别让谁家的崽子拐走了!”我把刀塞进夜叉怀里,回头叫酒吞:“走,打架去!”


    酒吞默不作声的跟我向山顶走。几年不见,我只偶尔听童男说他又跑去挑战哪个山头的大妖,却没有直观的感受过他的力量。如今他走在我身边,即使还未动手,但看他周身的气势,我已经隐隐感觉他的实力超过了我。


    至于真正动手,不过是验证了这一点罢了。


    如果妖怪也有信奉的神明,那么祂定然是偏向于酒吞的。十年前我还能凭借力量压他一头,十年后他的妖力运用越发娴熟,我既已无法迅速将他击败,那么落败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很不幸,我不是擅长持久作战的类型,所以在我们战斗了三天三夜,毁了整个山顶之后,我力竭落败也就显得更理所当然。


    酒吞也伤得不清,但他身上的伤口只过了半天就恢复得差不多。我还只能仰躺在废墟中喘着气,他已经能坐在树桩上拿着葫芦大口灌酒。我积攒了些力气,冲他伸手招了招。他把葫芦丢给我,那个硕大的酒葫芦直接砸在我身上,压得我又吐了一口血。


    “算了……”我费力的把压在身上的葫芦推开,也不想再喝了:“喂,酒吞,吃了我吧。”


    酒吞走过来把葫芦提起来背在身后,低头看着我。朝阳初升,他的身影逆着光,高大的身躯在我眼中留下一个如同山岳般结实的剪影。我们相识数十年,对于妖怪来说不算太久,却也足以让我了解他的性情。外表看似狂放不羁,内在嘛……


    “酒吞,想要当鬼王的话,太温柔可不行啊……”


    “少废话!”酒吞伸手,看样子是打算抓着我的胳膊把我从废墟里扯出来:“本大爷才不需要吞噬你的妖力——”


    “不许你吃吾王!!!”一个尖锐的声音伴随着飞速接近的粉色身影冲了过来。我眼前一花,一个矮小的女孩已经张开双手挡在了我面前。淡淡的桃花香气驱散了血腥气,桃花妖仰头大声说道:“不许你碰吾王!!!”


    “……”


    酒吞收回伸出的手,抱着胳膊,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


    我叹了口气,吃力的坐起来,身体向前一倾,恰好够把头搭在桃花肩上:“桃花啊,我的小将军,我很感动……不过你这可是在破坏规矩哦。”


    桃花使劲儿摇头,哽咽着说:“我不要吾王被吃掉!我……我也要挑战鬼王!!!”


    我痛心疾首:“傻丫头,你连胸都没有,拿什么挑战鬼王?”


    桃花:“……”


    “好了,快下去吧。”我揉揉她的脑袋:“还有,以后要乖乖听新鬼王的话,不许再胡闹,知道了吗?”


    “不要!”桃花坚决的挡在我面前,抬头使劲儿瞪着酒吞。


    我还没把她哄走,夜叉也不知从哪儿跑了上来:“挑战鬼王的话,算本大爷一个!切,本大爷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呵。”酒吞忽然冷笑了一声。他背后的酒葫芦浮起来,带着酒气的妖力升腾而起,使得他束起的发狂乱的舞动着。他扫视了一圈,对着周围影影绰绰的妖怪们傲慢的说道:“还有多少人要挑战本大爷,一起来吧!”


 


    15


    “后来酒吞就把他们都揍趴下了,一个不落。”我第不知道几百遍重复同样的话,笑道:“所以啊,他当鬼王之后,他们没有一个敢不服气的……因为他从来不吞噬战败者,慢慢其他人也就废除了这个规矩。即使战斗失败,如果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会轻易吞噬对方。”


    茨木已经变回原本的模样。他听完我的话,骄傲的笑了:“吾友的强大毋庸置疑!”


    “是啊,他真是我见过的,最强的家伙了……”我轻声说。


    “没错!吾友酒吞童子,是立于鬼族巅峰的男人!”茨木高声笑道:“他的力量与心胸无人能及,追随于他即是吾心之所向!”


    我合了一下眼,立刻又睁开:“茨木啊,你是否爱慕酒吞?”


    茨木的笑声忽然停了下来。他眼神迷茫了片刻,慢慢变得坚定:“吾友乃是吾一生之中唯一认可的王者!无论是战斗时的凛然身姿,还是颓唐时的脆弱,都如此吸引人!吾只愿永生追随于他一人!吾……”他顿了顿,嘴角上扬:“……爱慕于他!”


    “果然啊……咳。”我撑着越来越重的脑袋,抿了一口酒:“你们两个啊,真的是……我早该看出来的。”


    “嗯?”


    “酒吞他,恐怕也早就……”


 


    16


    酒吞决意建立大江山的时候,许多妖怪都在质疑。


    在他之前,妖怪很少有固定的居所,即使是鬼王也不会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停留。我就不用说了,若不是哪里出了倾国美人,恐怕根本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一年。酒吞第一次挑战我失败之后我曾经把他带在身边教导了十几年,那时他就质疑过我为什么总是跑来跑去。


    “因为……无趣吧。”我想了想,与他回到我第一次带他去买酒的那个小城,指着一间崭新的屋子对他说道:“还记得那家酒铺吗?那个胖得跟酒坛子似得店家?他无妻无子,死后尸体就被扔在城西的乱坟岗。那家伙酿的酒其实挺不错,可是喝多了便觉得无味了啊……若要我一直留在这里喝他酿的酒,我可受不了!”


    酒吞听完后注视了我好一会儿,才冷笑了一声:“呵……星熊,本大爷以为你是彻头彻尾的妖怪,原来也长着人类的心啊!”


    “……哈?”


    我搞不清他这是讽刺还是赞扬,可惜他没给我机会问,非常自然的向我挑战,于是我忙着再一次陪他碾碎森林,也忘了问他这句话的意思。


    可是不管怎么说,在一个地方固定下来这种事我是拒绝的,所以在他打算建立大江山时,我持反对意见。


    但并没有什么用。


    因为茨木听他说完之后第一时间响亮的回应了他,并且热情洋溢的把所有反对者都揍了个遍。等我赶回来时,所有追随于酒吞的妖怪们都已经统一了口径,开始积极建立大江山。


    “星熊,汝回来的正好!”茨木见到我之后非常高兴,拽着我的衣服就把我往山上扯:“吾友正在等你!”


    “等我……?”我看着已经初具雏形的宫殿,有种不祥的预感:“等我干什么?”


    “抽签!”


    “诶?!”


    酒吞盘膝坐在刚建立好,还散发着木头清香的简陋房间中,把三张木片依次摆在地上。我看着茨木,希望他能给我点提示,然而他只顾着两眼放光的看着酒吞。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让桃花把他救回来之后就扔给酒吞没再管过,总归是他想捡的……等十年后百鬼夜行,我赶回来履行鬼将军的义务时,小茨木已经是这副全心全意围着酒吞转的模样。几十年过去,他已经成长为大妖,还是这副样子没变,总让我怀疑酒吞到底教了他些什么。


    可惜每次我向酒吞打听,他都一副‘本大爷怎么知道,再问揍你’的表情。


    酒吞神情严肃的盯着我们,示意我们各抽一张。我不明所以,抽了一张翻开,正面绘着一座金山。酒吞把他那张翻开,上面绘着一道门,而茨木的则是一只拳头。


    “圈地盘,养地盘,守地盘。”酒吞按顺序点了点茨木的,我的,以及他自己的,眉毛跳了一下:“啧……本大爷怎么抽到了这张……”


    “挚友啊,把吾的木片拿走吧!”茨木立刻把自己那张和他交换:“挚友乃是为战斗而生,正适合做这件事!不服从者见识到汝战斗时霸气的英姿定然会归顺于大江山!”他说完,非常坚定的说:“虽然不能与挚友一同战斗,但是吾绝不会辜负挚友的信任,为汝守护好大江山!”


    酒吞脸上露出一种介乎于牙疼和无奈的表情。他一言不发的起身,伸手……把我扯出了屋子。


    我:???


    “喂,星熊……”酒吞站在屋子外面,犹豫了片刻,眉头狠狠皱了一下,才说道:“帮本大爷一个忙!”


    “……说吧。”


    “和茨木换一下吧。”他说完,迅速转头去看尚未完工的山脚:“本大爷……啧,就当是本大爷拜托你的!”


    “哟,怎么,鬼王大人怀疑我的赚钱能力吗?”我调侃。


    “茨木童子那家伙干不来这种事!”酒吞烦躁的说:“他连自己都不会保护,更别说守护别人!”


    “嗯?”


    “你与他战斗过吗?”酒吞问。


    “打过,赢了。”我想了想:“不过是三年前的事……怎么了?”


    “他战斗时的样子你也见过了吧!”酒吞哼了一声:“完全不顾一切,只知道不停的进攻!若不是他体质天生强悍,按这种打法早就死了!”


    “这又不是什么大毛病,见过爱岩山那个叫大天狗的家伙吗?”我回忆了一下这些年见到的大妖:“那才是个脆弱的小家伙啊,妖力庞大,却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啧啧啧。”


    酒吞默默的看着我:“……”


    我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细胳膊细腿:“……”


    “好啦,和茨木交换是吧,我知道了。”我不想再谈这个话题。


    酒吞眉头顿时舒展开。见状,我笑道:“这么关心那个小家伙,你看上他了?我看他也挺喜欢你,不如换换口味?”


    酒吞瞥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我晃回屋子里,看见茨木还盯着面前的木片发呆。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显然情绪低落。我把自己的木片丢到他怀里,把他的拾起来:“小茨木啊,我们也来换一下吧。”


    “……诶?”茨木愕然抬头。


    “我呢,走了太久,累了,所以想混个清闲。”我揉揉他的脑袋:“像赚钱这种总要往外跑,不时还得跟着酒吞去打架的工作,还是交给你吧!”


    茨木眼睛一下亮起来。


    “……以后战斗时也稍稍注意一下自己吧。”我忍不住嘱咐道。


    “可是想要成为能与吾友并肩作战的人,吾的力量还远远不足!”茨木懊恼的说:“若是再分出力量自保,更难以追随吾友的战斗身姿!”


    “那就继续努力。”我想了想:“等你能一拳将敌人碾碎时,也就无所谓自不自保了吧?”


    “没错!”茨木深深点头,充满希望的看着酒吞离开的方向:“到那时,吾一定能成为挚友的左膀右臂,不负鬼将军之名!”


 


    17


    “吾……有负挚友的信任……”茨木的左手紧紧攥成拳。


    我把喝干的酒杯放下,从怀里摸出那片古旧的木片,上面大门的图案已经斑驳,被血浸成了深红色。我把那张代表守护大江山的木片摆在桌上,轻轻叹了口气:“真要说的话,是我辜负了他的信任才对……”


    茨木盯着木片沉默了好一会儿,拿起酒葫芦向杯中倒去,却倒了个空。他愣了一下,眼神中迅速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惶恐,将酒葫芦彻底倒过来,颠了颠,还是没有酒液流出。


    “别倒了,这里面能装多少酒,我还是知道的。”我笑笑,按住他的手:“是时候啦……”


    “不!”茨木猛地站起来,转头望向已经呈现出鱼肚白的天空,像是无法忍耐那样迅速扭回头,却看见了躺在我们身边的酒吞。


    准确来说,是酒吞的尸体。


    失去了头颅,就连四肢都被斩断,只是摆在一起勉强拼成人形的,酒吞的尸体。


    而在他之后,是被源赖光那群人退治后的大江山。渐渐升起的朝阳照亮了一山的断壁残桓,妖怪们的尸体随处可见。离我最近的是桃花,她所依附的那棵桃树在战斗中被火焰吞噬,因此她的尸体亦是焦黑一片,几乎分辨不出原本的模样。那只枯木般的手臂伸向我所在的方向,我还记得她在火焰的包裹下,一边痛得哭喊着,一边拼命将妖力输入我体内的模样。


    还有许多像她一样战斗至死的妖怪们,那些惨烈的尸体有的在死后还保持着战斗的样子。酒吞饮下毒酒后妖力十不存一,妖怪们前赴后继的妄图保护他撤退,然而最终还是失败了。我眼睁睁看着源赖光斩下他的四肢与头颅,却什么都无法做。就如同许多年前,我还是人类时,只能躺在床上望着强盗们冲进来将府中所有人杀死。他们搜刮财宝时兴奋的喊声与那些武士与妖怪战斗时的怒吼混在一起,可是这一次,我已没有了再度化鬼的能力。


    我看见茨木的瞳孔颤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那样重重的跪倒在地。他的左手插入泥土,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若是吾能早些回来……”他的声音压抑在喉咙中,像是一声声的咆哮:“若是吾能早些回来……可恶……可恶啊!!!”


    依靠酒液中微弱灵力维持生机的身体正在迅速滑向深渊。我吃力的坐起来,扯了扯茨木的衣袖。他金色的妖瞳几乎变成了红色,看着我的眼神如同要将我撕碎,但下一秒就转为深切的哀痛与愤怒。我笑笑:“小茨木,我要拜托你一件事。”


    “……好。”茨木点头,插入泥土中的左手握起,浸透了鲜血的暗红泥土从他指缝挤出,像是被碾碎的血肉。


    “这根卷轴你拿着。”我从身后拿出那张耗尽了我妖力的卷轴。被桃花用最后的妖力拼死救回来,我也只能做到这样:“它里面封印着大江山众妖的魂魄,包括酒吞的……”


    我的手腕突然被茨木握住。他的手上还带着泥土,在我腕上染出几道红色的血痕。他急切的说道:“汝再说一遍?!”他说着,眼睛亮得如同挂在天边的朝阳。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卷轴中……封有酒吞的魂魄?”


    “是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在他赶去冥府之前扯回来的……酒吞的,桃花的,夜叉的……他们的都在。”我把卷轴递到他眼前,笑道:“所以,茨木啊……去京都找到安倍晴明,请他为他们做一个身体吧……”


    茨木放开我的手腕,郑重的接过卷轴,像是捧着稀世珍宝。他激动的盯着卷轴好一会儿,忽然抬头问道:“那汝呢?”


    “我?我的魂魄当然好好的呆在身体里。怎么,你还盼着我死吗?”我哭笑不得。


    茨木一愣:“汝不是说……”


    “哈,逗你玩的,我就是想喝酒而已。”我挠挠脸:“我好歹活了这么多年,没那么容易死……酒吞的葫芦你也一起带走吧,千万别告诉他酒都被我一个人喝光了!”


    茨木眉宇间最后一丝戾气消散。他将卷轴小心的收入怀中,负起酒葫芦,又弯腰打算把我扶起来。我连忙拍开他的手:“轻点轻点……先别动我,你把那两个东西好好带去就行了。让我再躺一会儿,等我妖力恢复一些再去追你。”


    “好。”茨木点头。他抓起桌上那张木片注入妖力,将它递给我:“星熊,汝拿好此物。”


    “我还用你保护?”我晃了晃那张散发着茨木妖力的木片,无奈的撇嘴:“行了,快去吧。别忘了多给我准备两坛酒!”


    茨木负着酒葫芦的身影渐渐消失。我扶着树站起来,慢吞吞的挪到酒吞的尸体旁边。他的血已经流干,苍白的皮肤泛着灰色,看不出曾经傲视群妖的霸气。


    “酒吞啊,我可替你拦着茨木了……可惜也只能拦着他一晚上,累死我了……”我踢了他的尸体一脚,把覆着茨木妖气的木片丢到他胸口:“果然还是你亲自来看着他比较好……”


 


    18


    许多年前,一日茨木不在,酒吞与我坐在殿里饮酒。


    “你就这么嚣张的占山为王,也不怕惹来阴阳师?”我问他。


    “呵,本大爷何时怕过阴阳师?”酒吞不屑的说。


    “万一呢?”我望着窗外连绵的宫殿:“就算是你,也有被打败的一天吧。”


    “若是有那一日,便让茨木那家伙来做鬼王吧!”酒吞说完,举杯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慢慢将酒杯放下。他忽然笑了一声:“如果本大爷死在阴阳师手里,茨木那家伙绝对会喊着给本大爷报仇,跑去大闹京都吧!”


    “……这是肯定的吧。”我点头。


    酒吞突然盯着我:“喂,星熊……如果本大爷真有一天死在阴阳师手里……”他说着,烦躁的皱了皱眉:“你就替本大爷拦着,别让茨木那蠢货去送死!”


    “我拦着他?!”我无语的指指自己的鼻子:“一百年前我还拦得住,现在我可打不过他!”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酒吞啧了一声,不耐的把酒一饮而尽,张狂的笑道:“罢了,本大爷可没那么容易被人击败!茨木那家伙,本大爷自己看着就是了!”


    “好好好,鬼王大人无人能敌……对了,酒吞啊,有件事我一直想问……”我放下酒杯。


    “什么?”酒吞掀起眼皮扫了我一眼。


    “你会变女身吗?”


    “滚——!!!”


 


    19


    “吾王?”


    我回头看见桃花站在树下,笑眯眯的冲我招手。我对她笑笑,走到她身边。夜叉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一脸不耐烦的问道:“吾王,什么时候走,本大爷都等得不耐烦了!”


    我顺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现在就走吧。”


    “混蛋吾王!!!本大爷说过几百遍别摸本大爷的屁股!!!”夜叉愤怒的嚷道。


    “那你倒是把裤子提起来啊,你当我喜欢拍男人屁股吗?”我瞥了他一眼:“别废话,酒呢?”


    “在路的尽头,早就备好了!”夜叉翻了个白眼,四处张望:“酒吞童子呢?那个家伙不一起去吗?”


    “他?大概又找人打架去了。不用等他了,有你们两个鬼将军跟着我就够了。”我随口说着,低头看着一蹦一跳走在我旁边的桃花:“桃花啊,你到底什么时候能长胸?”


    “……吾王!!!”


    “哈哈哈哈,走啦走啦……”


 


    20


    百鬼夜行卷——星熊/星熊童子篇


    星熊,遵循欲望而生的鬼。弱柳扶风之姿,力大无穷之身,喜好酒与美人,行事肆意妄为,行踪不定。曾因其强大的力量被尊为鬼王,后被酒吞童子击败,转而追随于他。


    其称霸之时距今过于久远,资料不可查,新生妖鬼大多不知鬼王星熊,仅知鬼将军星熊童子——同样身为大江山之主、鬼族之王酒吞童子的副手,其不如鬼将军茨木童子一般喜好征伐,常年居于大江山,故而真实实力不为众人所知。


    然其人却在大江山退治一役中,在鬼王酒吞童子中毒身陨、鬼将军茨木童子不知去向之时,以一己之力率众妖对抗以源赖光为首的众阴阳师。虽未护得大江山周全,却散尽妖力将一山妖鬼之魂魄尽数保下,交由阴阳师安倍晴明养护。故而大江山一众妖鬼皆以式神之身重现与人间,唯星熊童子一人不知所踪。


    曾有人猜测其已身陨魂消,然而有人声称夜间赶路时,因贪恋酒香误入百鬼夜宴,见一体态纤瘦男子谈笑间单手掀翻身量数倍于他的妖怪,狂放之姿令人见之难忘。酒吞童子听闻后放声大笑,言人间欲望不止,星熊不死。


 


 


    —— THE END ——


 


    * 【人间欲望不止,星熊不死】


    * 并不是猝不及防的一把刀,前文已经埋下伏笔了,所以是一把循序渐进揭开的刀……总之最后酒吞活着,茨木也活着,大江山的妖怪们都活着,星熊可能活着,也算HE了?


    * 昔日鬼王星熊座下的两个鬼将军,桃花妖、恶鬼夜叉,完美符合星熊喜好——一个有胸(?),一个有屁股。


    * 一个私设,酒吞的性格受星熊影响颇深,譬如肆意享受人世(当然现在不会再变成英俊少年去勾搭少女了),不好好穿衣服(?),战斗时狂态毕现等等……一种直男老爹养大了一个基佬儿子,基佬儿子养大了另一个基佬儿子还跟他搞基的即视感。本来还有一点想写的,比如星熊围观酒茨相处,看酒吞假装要咬小茨木仅剩的那只角吓唬他结果真把他吓晕过去了什么的……后来想想算了,就让茨木被养成的过程继续保持着神秘吧(否则岂不是显得鬼王很蠢)……


 

评论
热度(567)

© 故人相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