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相别

爱生活,爱all叶\(^o^)/

【all叶】癖与瘾

悠悠堇:

        此处为大家解释一下悠悠堇口中的“严肃 性文学”到底是什么类型。


        补档,这篇有收在《睡前读物》里。


 


        ***


 


        叶修随意地把左脚横在右腿膝盖上,直筒裤的裤脚没有收紧,卡其色的边缘之下裸露出脚踝。


        白皙,隐隐透着青色的脉络,纤细,泛着牛奶的柔滑光泽。


        每个人都会对人体的某个部位有特殊的偏爱。


        喻文州尤其喜欢叶修的脚踝。


        现在叶修正靠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听着各国国家队队长和领队都务必出席的无聊例会,仗着坐在最后几排,叶修偷偷翘了个二郎腿,用口型对他说“腿抽筋了”,还瘪了瘪嘴。


        大庭广众,苏黎世方负责人还在前方讲台拿着个麦克风在进行冗长的流程解说,喻文州把手伸过去,在叶修露出的脚脖子上不轻不重地划过。


        喻文州的手凉而干燥,抚过叶修脚踝的力度很微妙,叶修的身体感到一阵从尾椎直窜头皮的酥和麻。


        人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被他人以那样温柔的方式触摸,身体会生出一点过激的反应实属正常,甚至盖过了抽筋时的疼痛。


        “忍忍,嗯?”


        喻文州凑近叶修净白的耳廓,轻声说。


        语气暧昧而柔软,像是一团黏稠的糖浆。


        但是台词相当容易引起歧义,叶修将脑袋侧过一点角度,鼻尖差点和喻文州的撞上,反而让喻文州有点瞬时的局促。


        呼吸间,两人的气息立刻交融在了一起。


        叶修喉间发出低笑:“调情拿我练手也不看看场合?”


        “怎么会是练手。”喻文州压低的嗓音依旧温润,“明明是实战。”


        “嗯?”叶修的音调微微挑高,带了点鼻音,“那你的子弹上膛了吗?”


        暗哑的鼻音提取出微醺的意味,前方麦克风发出的刺耳金属音勉强把喻文州拉回了神。


        要不是他清楚叶修的性格,真要怀疑这人是不是故意想把自己撩拨得不上不下。


        而叶修这种有什么说什么的性格,从很大程度上让一些黏糊浓稠的暧昧之音变成了普通的调笑,如同充满目的性的箭矢射入深不见底的湖水。


        例会结束的时候,各国领队和队长纷纷点头致意做些表面功夫,然后才从会议室离开。


        会议室所属的大楼距离中国队暂住的酒店挺近,叶修和喻文州就走着回去。


        喻文州注意到叶修走得有点慢,于是就放慢了脚步,直到遇到一处长椅,拉着叶修坐下。


        “干嘛?”


        叶修问他。


        喻文州轻柔地抬起叶修的左脚,缓慢地揉了起来,手刚覆上那段脚踝的时候,他注意到叶修下意识地缩了一下。


        叶修的脚踝很细,喻文州的拇指和食指绕成圈就能堪堪围住。一般人脚后跟及以上的一段皮肤会略显粗糙,但叶修却嫩得吸手,那一小段脚脖子在太阳下白得发光。


        喻文州笑:“你夏天都没怎么出过门吧。”


        要是经常往外跑哪有人能白成这副样子。


        叶修无所谓地耸肩:“反正也没事需要出门。国内又热得要死,出去一次丢半条命。”


        在一切手续办理妥当国家队到达苏黎世之前,叶修有一段时间在家过着混吃混喝的生活。


        要不是叶秋护着,他爸八成会把他给抽出门去。


        喻文州笑笑,继续帮他揉按着脚踝。


        苏黎世的七月不热,街道上的行人匆匆而过。


        叶修横着坐倚靠着长椅把手,没抽筋的腿踏在石砖地上,抽筋的左脚被喻文州握着脚踝,膝盖微微曲起。


        喻文州的神情专注,又本来生了一副温柔的好皮相,微微垂下的视线聚焦于叶修的脚踝,看上去用情至深。


        长椅后种着洋槐,枝繁叶茂,投下阴影笼罩住二人。


        “好点了没?”喻文州问,手上动作未停。


        “好了。”叶修这么说后,喻文州放下他的左脚。


        回去的途中正好遇到出来买零食的黄少天,黄少天看到他们两人后立刻欢天喜地地插了进来,就差没和他们手牵手来体现我的朋友这个主题。


        黄少天外露的多言立刻炒热了叶修和喻文州之间原本不太热烈的气氛,虽然大多都是黄少天一个人在叽哩呱啦。


        晚上黄少天拿着笔记本来找叶修的时候,叶修刚好洗完澡,没有穿酒店供应的浴袍,直接穿了自己的背心大裤衩。


        细嫩的胳膊和小腿都泛着热气,像是进温水里煮过一次再被捞出来。


        “又不把头擦干。”黄少天抱怨道。


        “嗯嗯。”叶修含糊地应着,点了根烟。


        “早知道应该提醒主席那边帮你订禁烟房。”黄少天嫌弃他,顺便进浴室拿了条毛巾,过来打算帮他擦干还在滴水的头发。


        “找我什么事?”叶修坐在床上,任黄少天帮他擦头,手指隔着毛巾穿插在他的发丝间。


        “没事不能找你?”


        “这种女友台词你来说合适吗?”


        “你好烦啊。”


        “烦你说谁?”


        黄少天不打算跟他争论这个没营养的话题,他半跪在叶修身后的床上,机关枪似地说些别的废话。


        一滴水珠顺着颈侧蜿蜒流到颈窝,在白瓷似的皮肉上呈半圆。


        黄少天舔了舔嘴唇,眼神渐渐流露出点侵略性,但稍纵即逝。


        那点张牙舞爪的侵略性顷刻之间便被他完全隐藏起来,在此之后冷静地保持着安全距离。


        黄少天和叶修私底下关系好,职业圈里人尽皆知。他们同铺睡的次数两只手有点数不过来。


        叶修的肩颈处线条很好看,这是像黄少天这种经常能看到他背心大裤衩扮相的人才能得出的结论。


        尤其是刚洗完澡有水滴未干的时候,那里的皮肤看着都有点晶莹剔透起来。


        让黄少天心里的猛兽都开始蠢蠢欲动。


        以前黄少天和叶修一起看过点片儿。


        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这点需求都是有的。


        最初还互相讨论过那方面的喜好。


        男人讨论这种事,和女人讨论长腿欧巴的性质差不多。


        “我比较喜欢那种玩坏了的感觉。”当时的黄少天这么说,“那地方合都合不拢,过好一会儿才恢复,看上去让人又心疼又心痒的。”


        叶修并不想想象:“你得干成什么样才能让人合不拢,也不用脑子想想,真合不拢了大概得送医院。”


        黄少天暗地里笑。


        女人天生契合做这种事,但是男人不一样。


        被干得狠了,可是真的会合不拢。


        一缩一缩的,可怜兮兮的。


        不能再想下去了,毕竟肖想的对象就在自己旁边。


        万一一个忍不住,事情可就大发了。


 


 


 


        黄少天帮叶修擦完头后就回自己房去了,弄得叶修没搞明白黄少天到底是来干嘛的。


        黄少天这人就是这样,想让你看透的时候,你能把他从里到外都看得通透,而他不想让你看透的时候,你是怎么也探不清他的心到底有多深。


        不多时又有人摁铃,叶修知道是张新杰,他自己约的他,因为有一些跟比赛相关的事想和他商量。


        谈话间叶修手中烟没停,之前询问过张新杰,他不介意。


        正事说完,叶修也没立刻赶张新杰走,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谈了会儿天。


        张新杰回答,回答的时候看着叶修夹着烟的手。


        其实他不大喜欢烟味。


        就像他本人的作风,严谨到苛刻。


        滴酒不沾,按时作息,从不缺席。


        所以当他某一天发现自己因为叶修抽烟时的样子而着迷的时候,自己也费解了一段时间。


        最后发现这是没有道理的事。


        叶修从唇间吐出一团烟,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烟雾有一瞬间迷离了叶修原本清晰的脸。


        叶修把烟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摁灭,回头发现张新杰正以一种深不见底的眼神盯着他。


        “怎么,我脸上开花了?”叶修问。


        “没什么。”张新杰看了眼腕表,“我先回去了。”


        “去吧。早点睡啊。”


        叶修说了句对张新杰而言毫无意义的话。


        “你也是。”


        张新杰向门口走去。


        他一向不喜欢没有道理、毫无意义这种模棱两可的词。


        但是如果对象是叶修的话,没有道理也会成为道理,毫无意义也会有了意义。


 


 


 


        隔天傍晚下了场突兀的雨,出门采购点必需品的王杰希和叶修在超级市场的门口躲雨。


        几米开外的喷泉前,一对同性情侣正在吵架。


        他们吵得如火如荼,声嘶力竭。


        不撑伞,任雨淋在他们的身体上。


        “傻不傻。”王杰希看着最终拥抱彼此似乎冰释前嫌的情侣。


        “人家可能吵的不是架,是情怀。”叶修随口捏造。


        王杰希不做声。


        他们两个现在靠得很近。


        基本上到了肩贴肩的程度。


        雨已经下了一会儿,泥土的潮湿气味泛上来,不难闻。而比那些气味更为清晰地传入王杰希鼻腔的,是叶修身上独有的味道。


        不是他用的牛乳味沐浴露的味道,也不是轻轻浅浅围绕他周身的烟草味,都不是,或者全都是。


        每个人身上都会有独特的气味,不小心维护保养的话很可能会变成传说中的大叔味。


        王杰希的嗅觉比一般人要敏锐一点,所以他总是能轻易地辨别出叶修的味道。


        他们两个身高相近,相差三厘米并不是很明显,叶修正低着头摆弄手机:“要不叫他们谁来送把伞?一直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超市里有伞。”王杰希说,视线固定在叶修因低头而凸显出来的后颈线条。发尾干净整洁,没有多余毛发,也许是因为阴雨天气有些许的闷,他出了点汗,蒙着汗的后颈却显得更加滑腻柔白。


        “你说得很对。”叶修点点头,“但我已经让孙翔过来了。”


        为什么是孙翔?这个念头浮现在了王杰希的脑海里。或者说任何熟悉叶修的人都会对这个选择感到奇怪。


        但是王杰希没有问,他大部分时候都不会通过直接询问来得知叶修的想法,他经常观察他,揣摩,思忖,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够把叶修这个人读明白。


        ——虽然已经努力了那么多年还是有那么多不明白的地方。


        比如明明抽了那么多烟,这个人的手指却没有一个角落有发黄变暗的痕迹,反而好看得不可思议。


        比如一开始对这个人没有除了对手以外的观念,却在相处中逐渐地深陷到了充满他独特气味的陷阱里。


        “我以后要住在B市了。”叶修忽然说,转过头来,跟还没把视线从他后颈上移开的王杰希恰好对视。


        “是吗。”王杰希的反应很平淡,好像刚才听到的是今天苏黎世的天气预报。


        叶修露出了恶作剧失败一般的表情,虽然动机不同,但是神情相仿:“就这样?”


        “不然?”王杰希反问。


        “以为你会更加开心一点。”叶修诚实地回答。


        王杰希不说话了,他不说话的时候总是显得高深莫测,连叶修有时候都觉得他挺可怕的。


        其实不是开心能够形容的心情,王杰希的心理活动非常复杂,最开始听到的时候非常平静,然后心脏渐渐鼓胀起来。


        他喜欢一个人,原本他们在两个城市,一年最多能见四五次面。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多年,感情也一直不咸不淡没有进展。然后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变得那么近,近到他已经开始想以后要领养几个孩子几个男孩几个女孩。


        “叶修。”


        “干嘛?”


        “没什么,叫叫你。”


        “啊哈。”


        “你喜欢孩子吗。”


        “还好。”


        “男孩还是女孩。”


        “都好……怎么,你要给我生?”


        叶修原本目视前方,这时候终于侧过头来看他,乌黑的眼珠像是蒙上雨期的湿润,柔软的嘴角挑起懒散勾人的弧度。


        王杰希笑了起来,平日里严肃而成熟的表皮渐渐脱离,他用玩笑似的语气说:“我想你给我生。”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生不出来。”叶修摇了摇头,好像真的有多遗憾似的。


        “你再努力一下?”王杰希好像也显得很为难。


        “有些事不是努力就能成功的。”叶修用没有拿塑料袋的那只手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老气横秋的,“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了。”


        “喂。”正好这时候有一个人在他们两个面前站定,也许是因为跑得有点急,光洁的额头还有挺拔的鼻梁都渗出了汗水,年轻帅气的脸庞白里透红,是运动过后的潮红,明明是很急切地跑过来了,但还是要刻意装作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甚至表情还很不耐烦。


        “来得挺快啊。”叶修笑道。


        “啊?没有!”孙翔怒,“我走得很慢很慢很慢,花了很久很久才到!”


        “好好好,我知道了。”


        王杰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叶修的语气里竟有些娇惯纵容的成分,这让他不由多打量了孙翔几眼,但也没看出这个性格不好的大男孩究竟在哪里具备了竞争性。


        孙翔挺有礼貌地递给了王杰希一把伞,然后理所当然似地把叶修拽到自己的伞下。


        王杰希眼皮跳了跳,嘴唇抿起来。


        他们三个一前一后地走着,王杰希听到叶修跟孙翔说话:“孙翔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哪有。”孙翔没撑伞的那只手揪了揪自己的刘海,别扭地拧着脖子不看叶修。


        “有啊。”叶修的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绝对比第十赛季的时候高了一点。”


        “……”孙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有点小声地说,“你看得出来啊。”


        “怎么看不出来。”伞有点小,叶修和孙翔几乎紧紧贴在一起,“年轻人就是好啊,二十四岁以前都有长高的可能。”


        孙翔不知道为什么从叶修的这句话中听出了点冷静的任性,忍不住说了句:“你也不矮。”


        叶修有点惊讶又满含笑意地侧头自下往上地看他,孙翔心下一阵慌乱,欲盖弥彰似地说道:“跟我比起来还差点。”


        他听到叶修笑出声来,低沉暗哑,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一下一下敲击他的耳膜。


        靠,早知道就不来给他送伞了。


        孙翔的脸上升起绛红,跟叶修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有种做什么都会被他看穿嘲笑的感觉,让他的手脚无处安放,眼神不知该往哪里摆。


        但是他又很喜欢叶修因为他而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喜欢。


        靠,烦死了。


        走在他们身后的王杰希脸上看不出表情,心里阴晴不定,在进入酒店大堂后把淌水的雨伞收纳在了酒店提供的塑料袋里,一抬眼又看到叶修笑着不知道说了什么,把孙翔逗得气呼呼的。


        “王杰希。”叶修回头看王杰希朝电梯走去就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等等,我们一起。”


        王杰希像是没听到一样径自走进正好到一楼的电梯,但按下了开门键让门不至于在叶修和孙翔进来之前关闭。


        “你怎么了?”叶修走进来后用肩膀搥了搥面无表情的王杰希,王杰希没什么反应。


        他住在23楼,叶修和孙翔住在27楼,到了自己住的楼层,他就下了电梯。


        “王杰希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呢。”叶修暗自琢磨着,孙翔随口一说:“肯定是你惹他生气了。”


        “开什么玩笑。”叶修一副很吃惊的样子,“我这么安分善良遵规守纪,怎么可能惹他生气?”


        孙翔心里偷偷吐槽,这两个词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27楼很快到了,叶修跟孙翔道别后走进自己的单间,他把装了必需品的塑料袋放到地上,想了想给王杰希发了条短信。


 


 


 


        王杰希到了自己房间后冷静了一会儿,觉得刚才自己的反应不加掩饰过于直白,想了想还是决定主动找叶修说说话。


        还有十一天,世邀赛就正式开始。各队都在正式比赛开始之前两个星期到达了苏黎世,由于荣耀世邀赛是第一次举办,各方面的统筹和安排还在不断完善,也让选手多了更多时间来适应环境。


        王杰希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忽然手机屏亮了一下,伴随着短信提示音。


        他条件反射似地快速解锁手机。他给叶修设置的提示音是独一无二的。


        叶修发来了很简单的一句话,王杰希看着那四个字,在原地站了几分钟,然后倒在了床上,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


        这个人真是,大多数时候惹人心烦,偶尔又让人脸红心跳想把他藏在外套里不给别人看。


        他对他说,生日快乐。


        非常简单。今天已经从亲朋好友那里收到了很多同样的祝福。


        但是叶修是不一样的,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会这么想。


        他觉得叶修肯定不是那种在QQ或者邮箱的生日提醒上看到后随口的祝福,他正在想该怎么回复,不想只回个笼统的谢谢,但在他想出回复方式之前,叶修又砸了个大难题给他。


        实在不知道该送你什么礼物,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叶修这么问了。


        王杰希心里滚热,但不可能发个“想要你”之类的狗血恶俗答案。


        其实光是叶修居然特意记得他的生日这点就足够当作礼物,但他想了想,发了条短信回去。


 


 


 


        方锐约了叶修吃晚饭,吃完后想要去他的房里,叶修示意他等一会儿,在路边散发甜蜜香气的糕点房里挑挑拣拣,挑了一个裱着粉色小兔子的水果蛋糕,用不太灵光的英语跟糕点师表示,希望把兔子的眼睛做得一大一小。


        方锐这下也明白了:“对哦,今天是王杰希生日。”


        过了一会儿又嘲笑,“想不到他居然属兔子。”


        “你太烦了。”叶修说,然后从糕点师手里接过重新装饰过的蛋糕。


        “真好啊。”方锐哼哼唧唧,“你还记得那家伙的生日。”


        “你少来。”叶修点了根烟,“去年不是还给你庆祝了吗。”


        “那不一样,”方锐一本正经而且真诚,“我们是一个战壕的,你为我庆祝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你还真是不客气。”


        “哪里哪里,比不上你。”


        两人一路插科打诨回到酒店,叶修敲了敲门,把蛋糕盒递给王杰希之后就被方锐拉走了,拿着蛋糕盒的王杰希还没能做出任何反应,他们就一起消失在了电梯里。


        “你这么急是干嘛?”叶修问。


        “我哪里急了。”方锐正色,“你当心在那里待得久了,被王杰希抹上奶油吃掉。”


        “……你最近又看什么片了?”


        方锐不回答他,到了27层后掏出叶修的房卡刷开门,两人一起进门后再把门关上,方锐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来做吧。”


 


 


        最开始是去年的时候,方锐还是气血旺盛的年纪,趁着大家都不在的时候一个人躲在屋子里看毛片,结果被忽然回来的叶修撞见了。


        方锐心里慌乱又羞耻,但还是故作镇定地猥锁起来:“要不要一起来看?”


        叶修当时回答:“不用了,你自己看吧。”


        可方锐硬拖着他一起,他也就没要死要活地挣扎,方锐之前就有了反应,后来因为叶修在旁边,不知道为什么反应更强烈了,于是就顺理成章地互助了。


        你帮我撸,我帮你撸。


        第一次被别人碰到那里的方锐,要说是什么感觉,那应该就是爽爆了。


        他爆发得比叶修快得多,等他射出来,叶修也还只是半硬。


        他在晕乎乎的空白过去了以后,才发现他射了叶修一手。


        叶修正在拿餐巾纸擦手,顺便想把自己的小兄弟收回裤子里,方锐一看就不答应了。


        “既然我爽了,那我一定要让你也爽一下”、“不要客气,真的不用了”,在这样的一来二去下,方锐硬是抢夺了对叶修二弟的掌控权,从后环住叶修,双臂从叶修腋下穿过,握住他的命根。


        干净又粉嫩,不是很大,捏在手里暖乎乎的。


        方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仔细观察一个男人的那玩意儿,只觉得叶修好像和别人都不一样。


        他卖力地逗弄着叶修的那活儿,把自己这二十几年的魔法师经验全用上了,抠一抠凹槽再捏住下面两颗蛋揉一揉,叶修靠在他的怀里直喘。


        方锐觉得叶修这个时候的表情棒呆了,声音也好听极了。


        听得他……又硬了。


        总之那一次相当尽兴,方锐在结束后甚至不能控制自己地亲了亲叶修的额头。


        这种奇怪的关系就一直延续了下来,虽然不经常,但是每次一发生,就能让方锐回味好几天。


        这次在世邀赛开始之前,他必须要尝点甜头,他希望在叶修心里,自己也能和别人都不一样。


 


 


 


        叶修被方锐磨得没办法,给他撸了两次,又被他撸了两次,然后方锐神清气爽地离开,剩他一个在床上躺尸。


        原本方锐打算留下来,但被叶修理解为他还想来,硬是把他踹走了。


        他去浴室里洗了个澡后就躺床上开始培养睡意,作为一个晚睡患者,没想到他不一会儿就真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他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一边想着手机真是上世纪最垃圾的发明,一边把手机贴到耳边:“喂?”


        明显睡意朦胧的嗓音让对面一滞,然后传来了无奈的问话:“昨天约定好的你忘了?”


        叶修反应了一会儿,想起来了:“王杰希啊,你等会儿,我马上起床。”


        “我来找你。”


        “好的,你慢点。”


 


 


        王杰希敲开叶修房门的时候叶修刚洗好脸还没来得及擦,满脸的水珠,还有些沾在睫毛上蒙住了眼睛,王杰希去浴室拿了毛巾给他糊脸。


        脸被擦干的叶修把电源处插着的房卡拔下:“走吧。”


        昨天王杰希让他跟着一起去健身房晨练,虽然不知道这件事的意义,但是叶修还是答应了。


        不过要是他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的话,他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我不要了……”叶修全身都汗津津的,“不要跑了……”


        已经在跑步机上跑了半小时的叶修说什么都不肯再跑了,而旁边的王杰希还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动作仍然矫健。


        “你自己答应的事该不会反悔吧。”王杰希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王杰希是恶魔啊。”叶修累得大喊。


        终于跑完了王杰希设定的时间,叶修瘫在一边的软椅上装尸体,没多久就被拉起来做上肢运动。


        “我真的不行了。”叶修投降,“你让一个从不运动的人一天做这么多运动真的会废掉的。”


        王杰希觉得也有道理,就自己去别的健身器材那边锻炼,叶修看了会儿,又挪到王杰希身边,把正坐在器材上拉伸上臂肌肉的王杰希的背心一掀,自己观摩了起来。


        “腹肌不错,人鱼线也OK,王杰希你不简单啊。”


        “……”王杰希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只手臂放下,不轻不重地拍了拍他的头。


        叶修放下王杰希的运动背心:“我出去一会儿。”


        “嗯。”


        过了一会儿,王杰希正好做完了一组上肢运动,叶修抱了瓶宝矿力给他,在训练中从不喝饮料的王杰希破天荒地喝了下去,喝了几口递给叶修,叶修也毫不避嫌地直接就着瓶口就喝。


        叶修穿着和他同款的运动背心,露出白花花的腋窝,身上的汗还没干,却没有一般男人的汗酸味,像是清水一样,有这个年纪的男人不应该有的纯净。


        王杰希偶尔也想放纵一下自己,于是没有多想,把头靠在叶修的肩膀上。


        “累了?”


        “……嗯。”其实没有。


        叶修拍了拍他的背,没有把他推开。


        呼吸间都是叶修的味道。


        奇怪,有点上瘾了。


        但是这种感觉也不太糟糕。


 

评论
热度(3587)
  1. 景君意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 故人相别 | Powered by LOFTER